ABC小說網 > 重生之侯門嫡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視同仁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視同仁

        屋子里有幾個世家貴女作陪,可是卻都不敢說話,只是站在不遠處陪著舞陽公主。

        舞陽公主瞧著鏡子里映照出沈妤的影子,勾了勾唇:“表妹。”

        沈妤客氣道:“公主,今天是公主的好日子,寧安還未向公主道喜呢。”

        舞陽公主見她站在門口,笑著道:“表妹太客氣了,我們本就是親戚,如今你被陛下賜婚給楚王,我又嫁給了景王,我們更要成為一家人了。我初來大景,一會好需要表妹多多關照。”

        “公主言重。”

        舞陽共公主往后面瞧了瞧:“怎么不見妘表姐?”

        話音剛落,沈妘就牽著舒姐兒過來了。她笑容溫婉:“方才在外面遇到了幾位公主,所以來晚了,公主不要見怪。”

        “不過是些許小事,談何見怪?”她一轉頭,發上的珠子來回晃動,閃著耀眼的光芒,“喲,舒姐兒也來了,快過來讓表姨母抱抱。”

        沈妘笑道:“舒姐兒,素日娘親是怎么教你的?”

        舒姐兒靠在沈妘懷中,卻是不肯理會舞陽公主。

        舞陽公主也不生氣,反而是站起身走到舒姐兒面前,鞋上的珍珠也一下下顫動。

        她蹲下身子,聲音輕柔:“才幾天沒見,舒姐兒生的越發可愛了。若非怕妘表姐舍不得,我真想把她抱到我身邊養著呢。”

        沈妘不疑有他,笑道:“公主這么喜歡她,是她的福氣。只是這孩子素日任性調皮的很,若真的在公主身邊,只怕會惹公主心煩。”

        舞陽公主的目光仍是落在舒姐兒身上:“我倒是喜歡活潑跳脫的孩子呢,有這樣一個女兒,表姐好福氣。”

        “公主過譽了。”

        舞陽公主握著舒姐的小手,不經意間揉捏著,誘哄道:“我那里有許多好吃的好玩的,舒姐兒以后多去我那里找我玩好不好?”

        舒姐兒抽不出手,有些著急,她嘴巴一癟:“不要,我只和姨母玩。”

        接二連三被一個小孩子拒絕,舞陽公主眸中閃過一抹不悅,但是瞬間就掩飾好了。

        “妤表妹,舒姐兒與你感情真好。”

        沈妤淡淡笑道:“若是公主從小看著舒姐兒長大,她自然會與你親近。”

        “是我太著急了。”舞陽公主不好意思道,“橫豎我以后都會生活在大景,景王府離太子妃不遠,倒是可是時常去叨擾妘表姐,慢慢的,舒姐兒就不會與我生疏了。”

        她還可以找個就會,將舒姐兒抓住,關起來,任她做什么都可以。

        “公主說的是。”沈妤走過去,自然的拉過舒姐,“公主,時辰不早了,景王殿下就要來迎親了。”

        舞陽公主似笑不笑的望著她,站起身道:“也好,反正以后有的是時間培養感情,也不急于一時。”

        說完,她摸摸舒姐兒白豆腐似的小臉,聲音隱隱含著調笑:“舒姐兒,表姨母走了,改日再去看你。”

        舒姐兒仍是不說話,眼睛怯怯的看著她,又低下頭扯著衣服。

        婢女扶著舞陽公主坐回去,用梳子給她梳梳頭發,又仔細整理衣服上細微的褶皺。

        少傾,有婢女從外面跑進來,道:“公主,迎親的隊伍到了。”

        舞陽公主沒有動,只是凝視著沈妤。

        沈妤走上前,從婢女手中接過喜帕,輕輕為她蓋上:“公主,我送你出去。”

        舞陽公主伸出手,由沈妤扶著走出去,身后還跟著無數婢女和嬤嬤。

        她側目而視,壓低聲音,憤恨道:“沈妤,我四哥是不是在你手上?”

        沈妤但笑不語。

        “你殺了他?”

        沈妤目不斜視,神情愉悅:“這取決于公主和平王殿下。”

        “他可是慕容國的親王。”舞陽公主咬牙切齒,“你若是敢傷害四哥,我母妃不會放過你。”

        舞陽公主還算是有些小聰明,她心知元豐帝不在意一個庶子,所以只拿魏貴妃威脅她。

        “沈妤,放著平平安安的日子不過,你想過被人追殺的生活?”

        沈妤斜睨她一眼,唇角弧度加深:“若是可以選擇,誰不想歲月靜好,平安喜樂呢,是公主一定要找我麻煩啊。”

        舞陽公主低著頭,只能看到一紅一白兩雙繡鞋。她惡狠狠威脅:“沈妤,你不要太過分,四哥被你關了那么久,你若是想出口氣,已經夠了罷。”

        沈妤輕聲道:“這就是公主求人的態度嗎?”

        “你——”似乎感覺到離迎親隊伍越來越近,舞陽公主道,怒道,“你要如何才會放過四哥?”

        “公主何必生氣,你也說了,都是親戚,我怎么會忍心下死手呢?公主放心,我會留他一條命,讓他回到慕容國。”

        “算你識相。”舞陽公主冷笑。

        沈妤將她的手交給喜娘:“公主請上轎罷。”

        很快,舞陽公主被扶進流光溢彩的轎子。

        第二次大婚的景王,身著紅色喜服,滿面紅光,比往日更俊朗三分。他騎著高頭大馬,居高臨下的看了一會沈妤,那眼中的情緒很復雜,有憎恨有戒備有疑慮,還摻雜著一分詭異的不甘,就像在看一個屬于自己第二所有物一般。

        沈妤輕輕皺眉,直視著他。

        很快,景王眼中的情緒全化為冷意,扯唇一笑,調轉馬頭。

        看著浩浩蕩蕩的隊伍離去,懷慶公主才出現。

        沈妤一回頭,有些驚訝:“懷慶公主。”

        懷慶公主看著華光璀璨的喜轎走遠,一直出了宮門,才喃喃道:“舞陽公主離開故土,來到異國他鄉,她沒有心生不舍嗎?”

        沈妤道:“或許是有的罷。”

        懷慶公主悵然道:“寧安姐姐,再過幾天,我就要跟隨淮王世子回南昭了,你會來送我嗎?”

        “自然。”沈妤抬手為她撫平領口褶皺,“公主一定要記住我的話,無論發生什么事,你都不要懼怕,因為……懼怕是沒有用的,你以后只能依靠自己和淮王世子。若再遇上懷寧公主那樣的人要暗中害你,你該怎么辦呢?”

        懷慶公主咬咬唇,盡量平靜道:“我會小心的。”

        “我還要一句話要告訴公主。”

        “姐姐說。”

        兩人相攜漫步而行,沉默了一會,沈妤道:“公主,我希望你無論何時都要保持初心。你做不了壞人,我就只能希望你能永遠這么單純善良了。我讓人去調查了,淮王世子的確是個有擔當的人,雖然他是個武夫,卻很聰明,性子冷了些,卻是個有主見的人。他身為宗室子弟,又在行伍之中,自然見識過不少陰謀詭計,有些事他不說,不代表他看不透。你若是沒有把握,千萬不要在他面前耍小聰明,有時候坦誠相待比暗中試探更利于達到目的。再者,越是他這樣的人,越容易被單純之人打動,雖說相敬如賓已是難得,但是你在異國他鄉,毫無根基,得到他的真心豈不更好?”

        懷慶公主認真聽著,踟躇道:“寧安姐姐要我以誠待他?”

        沈妤笑了笑:“你只需讓他覺得你在以誠待他。我自然希望你過得幸福,但是也希望你的心能收放自如。”

        懷慶公主沉思片刻,道:“我……我好像聽明白了。”

        沈妤抬手扶了扶她發上的簪子:“公主,以后再見面怕是難了,希望你多多保重。”

        懷慶公主用帕子按了按眼角:“寧安姐姐也要保重。我雖然不知道襄王為何要綁架你,也不知道你是如何逃脫的。但是舞陽公主是他妹妹,想必也和他是一伙的。聽聞舞陽公主性情高傲,肆意妄為,說不得會找你麻煩,你要小心才是。”

        沈妤點點頭:“我會的。”

        就在這時,一個婢女匆匆趕來:“公主,皇后娘娘讓奴婢請您過去,好像有話要囑咐您。”

        懷慶公主擦了擦眼淚,露出一個笑臉:“寧安姐姐,你出宮罷。”

        三日后,兩國使臣離京,壽寧公主和懷慶公主也分別去往慕容國和南昭。

        至于襄王,作為新郎官,自然要出現。雖然他身上有不少傷痕,但是在層層疊疊衣服的遮掩下,別人是看不出什么的。

        沈妤站在一品樓二樓長廊上,看著長長的隊伍遠去,淮王世子身姿挺拔,騎在黑色的高頭大馬上,越發顯得風姿凜然,雖然他的容貌比不得襄王,氣勢上卻不輸分毫。

        蘇葉嘆道:“懷慶公主嫁去南昭,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沈妤無奈一笑:“只能寄希望于淮王世子了。”

        “姑娘說的是,但愿淮王世子真的是個好人罷。”蘇葉道,“如今平王和襄王都離開大景了,舞陽公主孤身一人,應該很容易對付。”

        “莫要輕舉妄動。”沈妤微笑道,“只要她不傷害無辜,我是不愿對她下狠手的。”

        蘇葉冷笑:“姑娘沒看到她看著小郡主時的眼神嗎,她怎么可能安守本份?”

        沈妤沒有接話,道:“陪我去太子府。”

        紫菀遲疑道:“姑娘,吳良娣和鄭良娣……”

        再過兩天,吳惠然和鄭盈繡就會進太子府。因為是納妾,想來也只是舉辦一場小宴,一頂喜轎抬進去,比起普通人家納妾,倒還算是熱鬧。

        太子府的宴會,沈妤自然是參加了。未免沈妘心情不好,幾日后她又去太子府看望沈妘,以寬慰她一二。

        沈妤到了海棠居,沈妘出來相迎:“阿妤。”

        沈妤看到她一臉笑意,一顆心不知道該不該放下,攜著她的手走進去:“姐姐在做什么?”

        沈妘拉著她落座,指著桌上的賬冊道:“如今府上添了新人,太子府庶務比往日更繁雜了些,我身為太子妃,幫助殿下打理府上,自然要一筆一筆的理清楚,才不至于亂了章法,殿下也能放心,安心處理公務。”

        雖然她竭力掩飾了,可是沈妤還是在她臉上找出幾分牽強。沈妤輕聲道:“辛苦姐姐了。”

        沈妤一手攔著舒姐兒,道:“這是我分內之事,怎么算是辛苦呢?”

        猶豫了一下,沈妤還是道:“兩位良娣……”

        沈妘淡然一笑:“她們在府上這幾日,倒是安守本分,盡心盡力的侍奉殿下,雖然有時候互別苗頭,但總能維持表面平靜,這已經很好了。”

        沈妤斟酌著道:“那……太子殿下待她們如何?”

        “殿下待她們倒是一視同仁,不偏不倚。”

        “那么,殿下待大姐,還一如往昔嗎?”沈妤神色帶著三分小心。

        沈妘表情一滯,笑容如初:“我是正妃,殿下自然和以前一樣尊重我,再者,有舒姐兒和庭哥兒,殿下也不會冷落我。”

        沈妤的手在袖子里悄悄握住又松開:“這就好,祖母也該放心了。”

        “你放心,我早就想通了。”似乎知道沈妤在擔心什么,沈妘隔著袖子覆住她的手背,“我會盡好身為正妃的責任,照顧好兩個孩子,不會再奢望其他的東西。”

        話雖如此,沈妤還是為她感到不值。不由自主的,一個人影出現在她眼前,沈妤定睛一看,那塊暖玉還掛在沈妘的脖子上,一時怔住了。

        沈妘失笑:“阿妤,你在想什么,怎么發起呆來了。”

        沈妤有些恍然:“沒……沒什么。”

        沈妘低下頭,用筆在賬冊上勾了勾,不知道在寫什么。

        “姐姐。”沈妤突然出聲。

        沈妘抬頭:“怎么了?”

        沈妤狀若隨意道:“姐姐,安王殿下還喜歡到太子府尋太子殿下嗎?”

        沈妘笑道:“自然是一如往常,這是這兩日來的頻繁一些,許是因著兩國使臣剛離京的緣故。”

        不知怎么,那個猜想在沈妤心中越發強烈。安王這幾日頻繁來太子府,是不是因為太子納妾,他不放心沈妘,只能借著尋找太子看一眼沈妘?

        思及此,她不禁想到,安王待舒姐兒那么好,或許是因為沈妘的緣故。若是將來她們大景去慕容國,兩人也許有機會在一起呢……

        “你又走神。”沈妘敲敲她的額頭,“今天你是怎么了?”

        沈妤回過神來:“我只是在想,在京城太久了,等一切塵埃落定,可以離開京城,游山玩水,還可以去慕容國……”

        話到此處,郁瑄掀開簾子,朗笑道:“寧安想去慕容國?”

  http://www.zmegbxb.com.cn/book/83344/4506585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北京pk10五码分析技巧 456旗牌 真钱诈金花app有吗 雪缘园彩票 258篮彩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今天 金凤凰彩票首页 澳洲幸运10 老公会介意老婆赚钱少吗 捕鱼大师怎样稳赢钱 新浪足球即时赔率 福彩黑龙江22选5开奖号 兔悠便利店赚钱吗 微信代购彩票合法么 百度浙江11选5计划 国彩合买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