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重生九零撩軍夫 > 第一百三十章 吃頓飯而已

第一百三十章 吃頓飯而已

  離開穆家別墅,對穆然而言,沒什么影響,一夜無夢,睡得可好了,第二天起床,也是精神飽滿,容光煥發。

  穆然收拾好,外婆已經給她做好了早飯,一碗熱騰騰的雞蛋掛面,加上特制的榨菜和辣椒,味道好極了。

  穆然一邊跟外婆說,“外婆,不用起來給我做早飯,我出門買一份就好了,您就別麻煩了,每天多睡一會兒。”

  一邊狼吞虎咽的吃著面條,不停的說,“好吃,真好吃。”

  “人老了,瞌睡沒那么多,這個時候也該起床了,能呼吸呼吸新鮮空氣,還能給你做早飯,兩全其美的事兒,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只要你愛吃,外婆就給你做,外婆別的不會,論做東西,那是一把好手。”

  穆然點頭再點頭,這話兒是沒錯了,外婆做的東西,別管是做菜還是燉湯,都是色香味齊全,尤其是加了老家的那些她見都沒見過的調味品之后,別提多好吃了。

  穆然把面吃得干干凈凈,喝了兩口面湯,才心滿意足的把碗放下了。

  外婆拿過書包遞到穆然的手里,說,“然然,外婆跟你說的話,你都記著沒有?你答應了外婆的,要和顧行知斷了關系,外婆可是記在心里了的,你不能騙外婆。”

  穆然接書包的手一頓。

  “外婆,究竟是怎么回事兒,您可以跟我說嗎?我也這么大了,知道權衡利弊的,到底有什么事情瞞著我,您可不可以告訴我?”

  “等你高中畢業,考上大學了,我什么都告訴你。好了,去學校吧,早上的記性好,你去教室多看會兒書,我過會兒出去買菜,給你做好吃的。”

  穆然還要問,可是根本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外婆什么也不說,顧左右而言他,一個勁兒的催促穆然去學校。

  穆然進去教室,顧行知早就倒了,坐在座位上,無精打采的樣子。

  穆然走過去,問,“怎么,昨天晚上失眠了?”

  顧行知看看穆然的臉色,不由得羨慕,“看樣子,你昨天晚上睡得很好,看這紅潤的臉龐,外婆你和爸爸沒談崩是吧?”

  “一個字沒聽到,我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么。”穆然把書包塞進抽屜里,愜意的伸了個懶腰,“睡得倒是真的挺好的,好消息,我爸讓我搬了和外婆住,我連找理由都省了,以后再也不用早早起床趕路了,就三五分鐘的路程,伸個懶腰就到家了,二少,羨慕否?”

  “羨慕,好羨慕!”顧行知知道穆然早就想搬了和外婆一起住,聽到穆然夢想成真了,他高興都來不及,只是,高興是穆然的,和他半點兒關系也沒有。

  換在昨天之前,他肯定高興得手舞足蹈,因為可以天天兒的送穆然回家,天天兒的去外婆家蹭飯。

  現在,算了吧,根本蹭不了飯。

  他甚至都懷疑,外婆把穆然接到家里,就是為了不讓穆然和他見面。

  他臉皮再厚,也只是對穆然,對待旁人,他拉不下臉面的,如果外婆每天都像昨天一樣,他不敢意思登門的。

  顧行知哀嚎,“小然然,要是外婆棒打鴛鴦怎么辦?”

  穆然滿臉垂憐,“實話實說,顧行知,外婆讓我和你斷了往來,以后,你少出現在外婆面前,省得惹了再破不開心,你也不樂意。”

  “騙子!”顧行知一下子站了起來,“你昨天可不是這么說的!穆然,你昨天怎么答應我的?我告訴你,我錄了音的,你要是不承認,我就告你!”

  顧行知一開口,教室里所有人都齊刷刷看向他們所在的角落。

  穆然趕緊跟人道歉,讓人繼續看書,平息了眾怒以后才一把把顧行知拽了坐下。

  “你能不能不要一驚一乍的,你說說,你都第幾次了,每次都把人嚇得一個激靈,都快引起眾怒了。”

  “還不是怪你,每次你都要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讓人控制不住情緒!”顧行知拽著穆然的手不愿意撒開,說,“穆然,你可別說,你答應了外婆,真要和我斷絕來往。”

  穆然很無辜,外婆都用回老家來威脅她了,她能怎么辦?

  難道她還能說——好啊,外婆,那您回老家吧,不用擔心我,我已經長大了,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的,也會聽您的話,假裝自己從來不知道您的存在,也會忘了您出現過。

  她能這么說,能這么說么?

  那還不得遭天打雷劈。

  “我只說讓你少出現在外婆面前,又沒說不和你玩兒了,你總是把問題想到最壞的一面,你這么悲觀,我也很絕望啊。”

  顧行知對著天花板長嘆,“我也很絕望啊,真是命途多舛,所有的麻煩事兒都跑一起了,老天爺,我不過就是想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早戀,你怎么就不愿意成全呢。”

  穆然點撥,“你要的轟轟烈烈,如果沒有九九八十一難,怎么能稱得上轟轟烈烈呢?顧行知,讓你好好學習語文你不聽,現在遭報應了吧,連許個愿望都能用錯成語,你是沒救了。”

  沒救了就沒救了,顧行知想,之前那個愿望許錯了,那他重新許一個,就許——今天下午和穆然去操場上逛一圈,再和穆然一塊兒出校門。

  到了放學的時候,顧行知悲哀的發現,他的這個愿望又泡湯了。

  他不知道顏慕來干嘛,火急火燎的趕到教室門口,惹來一陣嘩然。

  高大帥氣一男神,往教室門口一站,鶴立雞群一樣,惹得無數女孩子芳心都飛出去了,長腿直接邁進教室,站到穆然跟前,飛出去的芳心都碎了。

  “你怎么來了?”穆然也很疑惑,顏慕怎么突然過來了,看著神色緊張的,是出了什么事情?

  顏慕看著穆然的腿,有些氣急敗壞的問,“讓你走路好好走,下個樓梯也能崴著腳,真是長本事了!我看看,傷得重不重?”

  顏慕說著,已經蹲下身子,要去看穆然的腳。

  穆然趕緊擋住顏慕的手,問,“誰跟你說崴腳了?我沒有啊。”

  顏慕看著穆然穆然看著顏慕,四目相對的一剎那,兩個人都明白了。

  “外婆!”

  顧行知的心狠狠往下墜,墜,再墜,墜到了最底下。

  外婆真的是不喜歡他了,這都把顏慕這個最大的情敵推出來了,以后的招數,他還怎么抵擋得住。

  但顧行知不認輸,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有他拿來應對的辦法。

  這個時候么,就讓顏慕上一邊兒等著去。

  “穆然,我籃球落在操場上了,你陪我去拿。”顧行知說。

  穆然說,“好。”

  事實上,顧行知今天根本沒有打過籃球,連籃球都沒有碰一下,怎么可能會落在操場上。

  穆然剛想讓顏慕先回去,顏慕就開口了,“外婆讓我送你回去,說上次說了給我們做辣子雞,后來搬家了,沒做成,她今天做好了,讓我一定要過去吃。”

  顏慕刻意強調了一下,是一定,一定要過去吃。

  穆然也知道外婆那脾氣,做好了飯菜讓人過去吃,如果邀請的人沒有到,是要氣上好幾天的。

  看看顧行知一副爭風吃醋又無可奈何的可憐樣,穆然真心覺得這孩子太慘了。之前得外婆寵愛,在外婆家,都能橫著走路,一朝失寵,連飯都沒了。

  “要不,一起過去吧?”

  外婆再怎么不寵愛顧行知,顧行知都是外婆曾經寵愛過的孩子,外婆應該不會連頓飯都不給吧。

  也許,顧行知臉皮放得厚一點,多幾次不請自來,外婆受不了了,就由著顧行知了呢?

  顧行知纏人的功夫,還是很好的。

  顏慕也說,“是啊,一起過去吧,外婆那么喜歡你,肯定也很歡迎你過去的,就是吃頓飯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顧行知想一把撕破顏慕的臉。

  喵的,站著說話不腰疼,他就不相信顏慕這個心機男不知道他昨天被外婆趕出去的事情,知道了還在這兒裝什么大方?要是外婆沒有生他的氣,他一過去,還有顏慕什么事兒?

  還說什么,吃頓飯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兒,開玩笑,那可是外婆家的飯,是人人都能吃到的嗎?

  像他這種吃不到的,就只能心里想想,眼饞著了。

  顧行知三兩下收拾好了書包,對穆然說,“走,去拿籃球去。”

  穆然點頭說好,讓顏慕去校門口等她幾分鐘,跟著顧行知往操場上去了。

  顧行知無聊的踢著塑膠跑道,恨不能把跑道踢出幾個洞來才好。

  穆然跑到顧行知的面前,倒退著往前走,她兩手背到背后,安慰說,“這點小挫折算什么,你可是顧二少,要經受得住誘惑,還要耐得住寂寞,不就一頓飯嗎,不吃就不吃了,回去讓張嫂給你做個辣子雞,吃到想吐為止,要是實在不行,就聽我的,打起精神,化不高興為做試卷的動力,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顧行知揚起臉,對著穆然呵呵呵的假笑。

  說,“這日子過得好郁悶……穆然,你去外婆那兒,能給我打電話嗎?”

  外婆那兒,就安了一個電話,還是安在客廳里的,要想打電話給顧行知,不方便,也很容易就暴露了。

  這風口浪尖的時候,還是不要再惹外婆生氣好了,不然,今天來的是顏慕,明天來的可能就是外婆本人了。

  “放學了不能一起回家,電話也不能打,那我怎么辦嘛。”顧行知滿臉的不高興,有個餿主意,“要不我也說我家離學校太遠了,每天來學校不方便,在那個小區買套房算了,最好和那套是一棟樓,要是上下層,或者直接是鄰居,那就更好了。”

  穆然很嚴肅的拒絕了顧行知的這個主意。

  要是顧行知一時腦熱,真和他們成了鄰居,相信她,外婆一定會重新找了房子,直接搬家的。

  搬家是一件麻煩事,她可不像折騰來折騰去。

  “那你給我寫情書!”顧行知苦著臉說,“你要是真的不搭理我,我今天晚上又得翻來覆去睡不著了,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好可憐,突然就被外婆打入了冷宮,連辯駁的機會都沒有,就這么孤獨著,感覺不會再有出頭之日了。”

  穆然瞪顧行知一眼,“別在這兒裝可憐,難道其他時候我倆住過一棟樓嗎?本來就沒有的事情,別說得像是誰剝奪了你什么權利一樣。”

  顧行知眼睛皮一耷拉,“你就說,愿不愿意,寫不寫?”

  “怎么寫?”穆然眨巴著眼睛問,“是按照散文的方式寫,還是按照應用文的方式來寫,要不然,寫篇心得體會怎么樣?就寫一寫,認識你以來,我的三觀是怎么被刷新的。也不會寫得干巴巴的,我會用上各種修辭手法,各種華麗的辭藻,寫出自己最真實的感受,如何?期待不期待?”

  顧行知一把拽住穆然的胳膊,把穆然拽到了他旁邊。

  他牽著穆然的手,和穆然肩并肩的往前走。

  說,“第一句話,你得這么寫,親愛的顧行知男朋友,見字如面。”

  穆然看著顧行知的側臉,看著顧行知長長的睫毛上卷著好看的弧度。孩子氣的時侯,還挺可愛。

  哪有人主動要人給寫情書的,再說了,情書這樣的東西,不該是男孩子給女孩子的。

  怎么什么事情到了顧行知這里,都要反著來呢?

  哄人的人是她,被哄的是他。

  安慰的人是她,被安慰的是他。

  鐵石心腸的人是她,玻璃心的是他。

  不像談戀愛,倒像是養了個孩子。

  “你給我寫吧。”穆然說。

  能鍛煉鍛煉顧行知的寫作能力,還能讓顧行知轉移轉移注意力。

  顧行知耳根子一紅,“我怎么會寫情書,我又沒寫過。”

  他那作文水平,平時沒少被穆然笑話,要是寫情書,還不得被穆然笑死。

  不行不行,絕對不行。

  穆然懟他,“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自己沒寫過,就沒看到別人寫嗎?之前劉子伊不是還給你寫了一封嗎?不要求你聲情并茂,只要能連詞成句,我看得懂就好了。”

  好吧,這個要求還是可以做到的。

  前提是,“你不能笑我,也不能把這件事拿了跟別人說。”

  “笑話你就是笑話我自己,家丑不可外揚,我怎么有勇氣把你的好文采拿出去跟別人說,放心放心,絕對不會。”

  只要能哄好顧行知,什么樣的保證穆然都能做,走心的,不走心的,全看她之后的心情。

  她只需要知道,現在,這個時候,當下,能讓顧行知有點兒事做,不至于像失戀了一樣,滿臉的凄苦,那就可以了。

  顧行知也很好哄的,穆然一出手,什么事兒都沒有,不管做什么,只要穆然陪著他玩兒,那就是好的,寫情書,仔細想想,他也是可以的,大不了,就當是寫一篇要求高一點的作文了。

  這點時間和精力,要花費在穆然身上,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顧行知還有另外一個條件。

  穆然:“直說無妨。”

  顧行知:“我給你寫是一回事,你給我寫又是另外一回事,禮尚往來,誰也不能少了誰的。我給你寫,你也得給我寫,我的要求也不高,你不要用太多成語,簡單點,讓我能看懂就行。”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9405/2960859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安徽新11选5开奖结果 三级a片在线 天天红包赛是真的吗 2019上证指数查询 上海十一选五爱乐彩 体育彩票排列5 股票配资有骗局吗 扑克麻将牌玩法 澳洲幸运5五位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 三级电影a片 陕西11选5开奖号码走势图 3d预测汇总今天的 天天红包赛10元能得多少钱 海南飞鱼 2019开拓者vs火箭战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