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重生九零撩軍夫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照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照片

  咖啡還沒咽下去,顧行知的表情已經變得猙獰起來。

  穆然憋笑,“好喝嗎?我是不是沒騙你,不苦吧?”

  顧行知渾身都抗拒著咖啡的苦味兒,卻是硬生生咽了下去。眉頭緊皺,不知道有多嫌棄。

  穆然看不過,讓前臺的小姐姐端了一杯涼白開過來。

  顧行知一口氣兒把水喝完了,還是覺得去不掉滿嘴的苦味兒,從兜里掏出一顆薄荷糖,三兩下剝了放嘴里。

  穆然忍俊不禁,“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是有什么病,急著吃藥救命呢。”

  顧行知一臉的哀怨,“我這么相信你,你卻騙我,說好的不苦呢?穆然,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相信你說的話了。”

  站在一邊的前臺小姐姐一聽到穆然兩個字,兩只眼睛都亮了。

  “我沒看錯,你真的是穆然,穆家大小姐啊。”

  看著八卦的前臺小姐姐,穆然不明白這小姐姐的興奮激動從何而來。

  她雖然上過幾次報紙,可是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位置,不就是占了小小一個角落嗎?見到她,真的需要表現得這么夸張?

  “我今天是過來兼職的,沒想到還能遇到穆大小姐,這運氣真的是太好了。”

  穆然和顧行知面面相覷,都沒明白前臺小姐姐的意思。

  就看見前臺小姐姐從兜里掏出來一個小型的錄音筆,當場就按了錄音鍵。

  “穆大小姐,聽說您和顏氏企業的大公子顏慕是青梅竹馬,兩人從小一塊兒長大的,感情甚篤,早就達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可我據我剛才觀察,您和這位男生關系不一般,請問,你們是戀人嗎?”

  沒見過一上來就錄音的。

  顧行知眉頭一皺,伸手就要去奪那人手上的錄音筆。

  穆然伸手把顧行知的手按下,轉頭,輕聲問前臺,“您是記者嗎?”

  “是的,穆大小姐,您好,我是寧城娛記鹿茸。”

  “好。”穆然點點頭,說了一聲好,沒再說話。

  鹿茸以為穆然是默許了她的采訪,繼續說,“顏家出了事情,名下所有企業財產都有檢察官進行搜查核對,有傳言說,顏家要倒了,并且,這一倒,沒有東山再起的一天,穆大小姐這個時候和男生出來玩耍,或者是約會,是否說明,傳言是真的。您和顏大公子的感情,是不是走到了盡頭?顏大公子作為顏氏企業的繼承人,名下的財產也要進行搜查,您這樣高調的和其他男生出來,是因為感情不再,還是因為想要和顏大公子撇清關系,不讓顏家這把火燒到穆家?”

  鹿茸的問題,問得犀利,穆然回答得稍微慌亂,就會被抓住漏洞,被冠以拜金女的稱號。

  顧行知開口,想要阻止鹿茸的提問,他說,“顏氏企業的事情,穆然并不知情,也不存在知道顏家落敗而抽身離開的說法,穆然和顏慕很好,他們從來都是好朋友,他們的感情一如既往的好,沒有您說的感情不再。我們只是過來喝咖啡的,不想聊這些話題,問題已經回答了,請您不要再打擾我們。”

  鹿茸卻把話題轉移到了顧行知身上,她問顧行知,“您可以幫穆大小姐回答問題,聽您的口氣,您對穆大小姐的事情很了解,對穆大小姐和顏大公子之間的事情貌似也很熟悉,冒昧的問一句,您是誰?和穆大小姐,和顏大公子又是什么樣的關系?穆大小姐和顏大公子感情破裂,從戀人淪為朋友,您在其中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是不是因為您的插足,昔日形影不離的戀人才會走到分手的地步?”

  穆然沒等顧行知說話,拉著鹿茸的手,連帶著把鹿茸手里的錄音筆拉到了面前。

  “我知道,認識我和顏慕的人都好奇我們我們現在是個什么樣的狀況,今天既然有這么好的機會,我就說了。第一,我和顏慕分手,和其他人沒有關系,談不上插足不插足,很簡單,經過沉淀,我們都發現,比起戀人,我們更適合做朋友。第二,我和顏慕很好,如果不出意外,我們的友情會持續下去,還會變得更好,這是我和顏慕共同的期待。第三,顏家的事情我不了解,如果想要知道,你們不妨去顏家大門口蹲點,方便第一時間獲得消息。第四,這是我的同學,也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出來喝茶聊天,沒有任何的不妥,至于他是誰,我想,你們并不需要知道。”

  穆然回答得很是泰然,語氣不急不緩,沒有半分面對媒體時候的慌亂,態度從容不迫,沒有被記者的咄咄逼問所震懾。

  她很冷靜,也很理智,把鹿茸的問題一條一條的羅列出來,一一作答,清楚明白。

  溫聲細語的,體現著大家閨秀才有的氣度,但她說的每一句話,都帶著十足的威懾力,看似無力,卻已經暗含不滿。

  穆然是這樣的,從來都討厭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其他人面前。討厭這些捕風捉影的話影響到自己的生活。

  尤其是最后一條,事關顧行知的,語氣里明顯帶了不耐煩。

  這不耐煩被鹿茸成功的捕捉到了。

  鹿茸接著問,“穆大小姐單獨和一個男生出門,還是來了這樣偏僻的地方,您說您和同行的男生只是同學,只是朋友,您覺得,你這樣的說辭會不會太牽強了?”

  “牽強嗎?”這樣的時候,穆然居然忍不住笑出了聲,她看著鹿茸驚訝的表情,問,“那我應該怎么回答,說這是我戀人,還是說這是我愛人?有一點,鹿茸姐姐可能不知道。我之所以沒有摔了您的錄音筆,之所以還和顏悅色的和您說話,并不是因為我害怕您記者的身份,也不是想要博取關注,只是因為我一開始說的那樣,我知道大家都好奇,所以借著這個機會說一說,我通情達理,也希望鹿茸姐姐不要刻意為難,如果我是您,我會見好就收,收好錄音筆,管好自己的眼睛,管好自己的嘴。你高興,我高興,這就是你的勝利。”

  言外之意,她給的這些話,足夠鹿茸拿了回去交差,足夠成為一條價值不菲的新聞,但如果鹿茸再想往深處挖,她連這個新聞都不會給鹿茸。

  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女孩子說出來的話,很少有人會當真。

  穆然家境雖然好,可也沒有好到讓人不敢惹的地步。

  鹿茸心生畏懼,無非是因為穆然的眼神。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眼神,瞳孔里分明是一片清澈,滿是少女的純真,但她卻看到里平靜下面翻涌的狠意。

  想想寧城最近關于穆然的傳聞,一個月不到,逼死了媽媽,逼走了妹妹……

  傳聞不能全信,但也不會是空穴來風。

  鹿茸也是識相的,穆然既然給了臺階,她就下。

  “謝謝穆大小姐,打擾您了,今天的咖啡算我請。”鹿茸收好錄音筆,說。

  穆然笑著回答,“謝謝鹿茸姐姐,您交出去的只是錄音,那么萬事好說。”

  說話的時候,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鹿茸的手機。

  鹿茸握緊手機,回去了吧臺。

  “看什么看,沒看過名人啊?”穆然笑著瞪了顧行知一眼,說,“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早知道就該看看黃歷,不出門了。別坐著了,趕緊走吧,別一會兒又遇到什么奇葩。”

  先是在公交車上遇到咸豬手,再是在咖啡館里遇到記者,這樣的運氣,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倒霉到這地步,顧行知也是完全服氣的。

  兩人出去咖啡館,半點沒敢耽擱,打車回外婆家。

  車進去小院,顧行知下車,穆然坐著沒動。

  顧行知眉頭一擰,“別說你不上去?”

  穆然沖顧行知揮揮手,叮囑說,“你打車回去不方便,先去外婆家坐一會兒吧,打電話給凌叔,讓凌叔過來接你,正好外婆給你裝了一些茶葉和藥酒,你走的時候帶上。”

  “把我一個人扔在這兒,你要去哪兒?”

  顧行知明知故問。

  他心里面跟明鏡似的,還用問嗎?能讓穆然這么著急忙慌要親自跑一趟去見的,也就只有顏慕了。

  聽說顏慕家出事了,穆然怎么可能耐得住不去關心問候?

  他就知道,穆然在記者面前說得那些話,都是假的,嘴里說和顏慕只是普通朋友,心里卻是把顏慕放在最重要的位置的。

  “我先過去了。”

  穆然沒有正面回答顧行知的問題,但這句話出口,證明她知道顧行知在想什么,也證明了顧行知想的沒錯,她就是去找顏慕的。

  “師傅,麻煩您,去顏氏企業總部。”穆然說。

  穆然去總公司找顏慕的時候,顏慕也沒有閑著。

  顏慕坐在椅子上,骨骼分明的手指一一掠過桌上一張一張擺放得整整齊齊的照片。

  照片上的不是別人,正是穆然和顧行知,有手牽手一起往前走的,有巷子里兩個人緊緊擁抱在一塊兒的,還有咖啡館里兩人打鬧的,每一張都找準了角度,把兩人的狀態拍得再好不過。

  笑容是最美的,神態是最輕松的,連對視都是最默契的。

  秘書看著面無表情的顏慕,抿了抿唇,戰戰兢兢的開口,“穆大小姐出門乘坐的公交,因為顧二少是最后一個上車的,我們沒敢跟上去,怕顧二少發覺我們在跟蹤偷拍。”

  顏慕食指彎曲,一下下的敲擊在兩人擁抱的那張照片上,嘴角揚起一抹冷峻的弧度。

  “你以為,顧行知是吃素的?他是特種部隊訓練出來的人,警覺性是你想象不到的好,不過是跟蹤,不過是偷拍,你以為,他就不知道?”

  牽手,擁抱,打鬧,每一幀每一幅,都是擺好了等著他們去拍。

  顧行知,不動聲色的本事,比他想象的還要厲害,真是個深藏不露的人物!

  秘書小心打量了一下顏慕的神色,尤其是金絲眼鏡下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睛,確定顏慕不會暴怒,才小心翼翼的說,

  “在公交車上的時候,有人占穆大小姐的便宜,被顧二少打斷骨頭,交到警察局去了。”

  顏慕眼中的戾氣一閃而過,他站起身,踱步走到落地窗前,兩只手插在褲兜里,說,“真是可憐,這種時候也要維護他軍人的形象。依我看,那樣的人進去警察局也不會怎么樣的,既然警察局沒用,就找人幫幫忙好了。”

  秘書點頭,“明白。”

  猶豫了片刻,秘書接著說,“檢察院那邊已經下了命令,很快就會派人過來,從總公司到分公司,以及其他行業的資產,全部都要納入核查名單。因為時間太趕,有些地方確實沒有辦法挽救。”

  “挽救不了就算了,我過來,只是裝裝樣子而已,又不是真的要救顏家于水火。”顏慕冷笑,“我又不靠這些產業來過活,它們怎么著,跟我沒多大的關系,留下丁點兒財產,讓顏家的人不至于餓死就行了。”

  秘書點頭,說明白。

  沒有其他要說的事情,又不愿意走出辦公室。

  顏慕回頭,挑眉看著秘書,“她來了?”

  她是誰,不言而喻。

  秘書說,“穆大小姐到了一會兒了,就在大廳候著,說是來找您的,讓前臺問問您有沒有空,前臺就把電話打我這兒來了……”

  顏慕早就有話,穆然進來公司,誰也不準攔著,要上幾樓上幾樓,要找誰找誰。

  這么多年了,公司的前臺走了一個又一個,換了一個又一個,但是沒有誰不認識穆然,沒有誰敢攔著穆然。

  穆然進出自由,這成了顏氏企業不成文的規定,哪怕是當初,穆然和顏慕關系最僵的時候,也只是顏慕想方設法躲著,從來沒有誰敢阻止穆然進出公司。

  如今,穆然來了,也是沒有誰敢攔的,她之所以沒有主動上來,只是存了要把她和顏慕的關系拉到朋友之間的正常軌道上來的心思。

  “無時無刻不提醒我,我以前真的沒發現,她是這樣的聰明伶俐又狠得下心腸!”

  顏慕透過落地窗,看著窗外的風景,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一輛接一輛的各色豪車,還有來來往往的形色各異的人,都成了他腳底下的浮塵。

  看著看著,他覺得心里面是前所未有的冷,空落落的,仿佛什么都沒有了。

  他無比的痛恨穆然,痛恨穆然轉身就走,干脆瀟灑,頭也不愿意回。也痛恨從前被她視若珍寶的他,如今也變成了她腳底下的浮塵。

  秘書低聲問,“要見嗎?”

  顏慕微微閉了眼睛,“不見。”

  他從來沒想過把她變成朋友,她只能是他的女人,從前也好,現在也好,他的心思沒有變過,他的企圖也沒有變過。

  她要推開他,好,他成全她,但是穆然,早晚有一天,她一定會后悔今天的決定,早晚有一天,她會回到他身邊。

  早晚有那么一天,他們一定一定能夠冰釋前嫌,回到最初最好的狀態。

  秘書出去后,顏慕走回到桌邊,他拿起桌上的照片,一張張,細細觀摩,看過之后,再一張張撕碎了扔在腳下。

  “顧行知,顧行知,真不知道是從哪里冒出來的礙人眼的東西!特種部隊特種兵,呵,我就不信你回回都有那么好的運氣,能夠虎口脫生!顧二少,咱們走著瞧。”

  顏慕咧著嘴笑,眼里的笑意堆積,暈染開來,成了濃濃的恨。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9405/2941233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熊猫四川麻将手机版下载 体彩新11选5 3d双胆预测 新11选5 任选1 体球即时比分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长春按摩休闲会所论坛 宁夏十一选五开将结果直播 美女麻将牌棋牌游戏 重庆快乐10分钟玩法 大发pk10规律 信达赢配资 最好看的欧美av女星 广东快乐10分钟交流群 nba老鹰vs步行者 老11选5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