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重生九零撩軍夫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交咸豬手

第一百一十六章 公交咸豬手

        要是再有一次偷香的機會就好了。

        顧行知舔舔嘴唇,心里很是蠢蠢欲動。

        穆然睨他一眼,“看什么看,我有說錯嗎?你本來就會算計,從頭到尾,一點兒虧沒吃過,這不是無良商家是什么?”

        顧行知搓搓手,不說話了。

        算了,無良商家就無良商家吧,要是被穆然看出來他的不良心思,只怕又要挨踹。

        看著大好的天色,顧行知提議,“你的店鋪不是要開張了嗎?要不我們過去看看吧?我長這么大,還沒有自己去過商場呢,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帶我去見見世面。”

        穆然鄙夷顧行知,堂堂七尺男兒,為了搏取同情,什么話都說得出來。

        正好,門市要開張了,她也是想著要找個時間去看上一看的。

        擇日不如撞日,就當帶著顧行知去認認門兒好了。

        穆然和顧行知跟外婆說過要出門以后,兩個人直奔商場方向。

        因為顧行知腿傷了,穆然怕騎自行車會扯著傷口,就聽了顧行知的話,一起去擠公交。

        上了公交以后,穆然才知道,擠公交不是說著玩的,真的是擠,擠到了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她不過是比顧行知早了兩秒鐘上車,就就被推搡到了車的中部,顧行知呢,站在司機旁邊,寸步難行。

        兩人隔著層層疊疊的人,無奈的笑了笑。

        穆然后悔極了,就不該聽顧行知的話,來擠什么公交,這人擠人的,她都快被擠扁了。

        車子開動了,還有人不斷的往她背上貼。

        她回過頭一看,是個高大的男人,長得虎背熊腰的,三十出頭的樣子。后邊兒分明還有空間,偏要往她身上湊。

        穆然用胳膊肘抵住男人還要往前湊的身子,還算客氣的說,“帥哥,后邊還有空間,麻煩您往后邊退退,前面擠不動了。”

        男人看看穆然前面滿滿站著的人,又轉過頭看了看后面還能容下一個人的空間,微微挑了挑眉毛,卻是假裝沒有聽到穆然的話,連動彈一下都沒有。

        車上的人各自顧著自己,你說我擠到你,我說你擠到我,都忙著為自己找個更為寬敞的地方落腳,誰也沒有注意到穆然這邊的動靜。只有顧行知,看到穆然臉色不好看了,又看到穆然身后那個壯漢,拼了命的往車的中部擠。

        穆然給顧行知打了個手勢,示意顧行知,下一站就下車,這公交擠得她實在受不了了。

        剛打完手勢,手在半空還沒放下,就被背后那個男人抱了個滿懷。

        那個男人抱著穆然的腰,兩只手還不安分的在穆然的腰肢上摩挲。

        穆然怒了,抬腳,狠狠踩在了男人的腳上。

        “你干什么?”

        男人橫眉豎目的,將穆然翻轉了一個方向,讓穆然和他面對面站著,兩只大手毫不猶豫就抓住了穆然的衣領。

        穆然穿的是件短袖,衣服不算長,被男人這么一拽,半截細腰都露了出來。

        穆然眉頭一皺,手緊緊攥著自己的衣領,避免走光。因為良好的家教,也沒有生氣到大喊大叫,還是好脾氣的跟男人說,“把手放開。”

        男人不放。

        就這么個弱不禁風的小女孩兒,小胳膊小腿的,他一只手就能制住,他還能怕了不成?

        不僅不放手,男人的目光還往穆然纖細的腰上掃了一眼。赤裸裸的不懷好意。

        “呵!”穆然怒極反笑,問男人,“送你一個禮物怎么樣?”

        男人目光上移,落在穆然的胸口上,目光定格了一樣,都不帶轉移的。

        “送什么?”男人色瞇瞇的問。

        話音還沒落,臉上就挨了一耳刮子,火辣辣的,嘴角都被打出血了。

        穆然還不解氣,一巴掌拍開男人抓著她衣領的手,膝蓋一彎,直接往男人的命根子上撞過去。

        男人沒有防備,當場被撞得漲紅了臉,兩只手捂住下半身,痛苦得快要哀嚎。

        穆然冷笑著說,“眾目睽睽之下還有咸豬手,在寧城生活了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遇到!好好兒說的時候不聽,非要逼得我出手,真是給臉不要臉。”

        這邊的動靜很大,大到喧鬧的車廂一靜,齊刷刷的看向了穆然和男人。

        男人挨了穆然一巴掌,還被穆然踹了一下,本來就痛得不行,再想想,自己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長得又跟坐山似的壯,被這么個瘦瘦弱弱的小姑娘教訓,臉上哪里有光?

        強忍著痛苦,就要上前打穆然,只是手還沒挨到穆然的臉,就被人半路截下來了。

        顧行知拽著男人粗壯的手腕,似笑非笑的問,“欺負一個女孩子,要臉嗎?”

        男人一看顧行知,得,個子挺高,也是一米八幾的大高個兒,但光是高有什么用,長得跟竹竿一樣,風一來就吹跑了,這樣的文弱書生不好好在家里面看書,跑出來為人出什么頭?

        男人哼了一聲,一只手抓住顧行知的衣領,警告說,“小子,勸你不要拿雞蛋碰石頭,這是我和她的事情,和你沒有關系。”

        說話的時候,還看了一眼穆然。

        顧行知一把甩開男人的手,轉而把穆然拉到面前,問,“有沒有傷到哪里?”

        穆然把衣服拉好,搖了搖頭。

        “沒事就好。”顧行知點點頭,說,“站到我身后。”

        一看顧行知這陣勢,穆然就想到了那天和劉子伊在操場上的“對峙”,那天,劉子伊只是說了不好聽的話,顧行知就不管不顧的要教訓劉子伊,今天,這個男人直接上手了,依照顧行知的性子,肯定會把人打趴下。

        要是別的身份,哪怕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把人打一頓都沒什么,可顧行知是軍人,還不是一般的軍人,和她又是男女朋友的關系,這要是被人知道了,難免多了護短的嫌疑,影響多不好。

        穆然拽了拽顧行知的衣角,勸道,“我打也打了,踹也踹了,算了吧。到站了,我倆下去,打車去就是了。”

        “打了人就想走,天底下有這么便宜的事情?”男人堵在顧行知和穆然面前,鐵了心不讓兩人走。

        短袖往上一掀,露出胳膊上的大片紋身。

        男人拍拍鐵一樣厚重的肌肉,說,“今天,沒我的允許,誰也別想出去!誰要是不配合,我寧城的上百個兄弟可不是吃素的!”

        男人說著,從褲兜里掏出一把水果刀,直直指著顧行知。

        公交車里的人看見刀子,一陣尖叫,都怕刀子不長眼,捅在自己身上,人人都蜷縮著身子往角落里走。

        司機也被嚇到了,車停下,趕緊就往顧行知幾人所在的地方走過去,說,“冷靜一點,大家都冷靜一點,這是公眾場合,誰都不要意氣用事,這樣好不好,我們去警察局,誰是誰非,我們去警察局說。”

        “放你娘的屁!”男人咒罵一聲,水果刀往司機面前比劃了幾下,惡狠狠的說,“給老子滾回去!誰聽不懂人話,老子拿他開刀。”

        車內的人都嚇得不敢說話了,一個個的都瑟瑟發抖。

        有人對顧行知說,“小帥哥,你就不要逞強了,這是人家兩個人的事情,你非要插進去做什么?要不是你強出頭,事情也不至于弄到這樣的地步,你趕緊給這位大哥道歉,不要連累這么多人。”

        顧行知臉色一沉,“我女朋友受了欺負,還要我道歉?”

        這人腦子里裝的是什么想法?

        男人一聽穆然是顧行知的女朋友,一巴掌就拍在了顧行知的肩膀上,淫笑著說,“哥們兒,不是我說,你這女朋友長得干凈,卻是個浪的,你沒看見,她剛才撅了屁股勾引人那個騷樣兒,不止是我,車上這么多男性同胞看見了,都忍不住想要來一下。”

        顧行知一開始還顧忌車上人多,沒有動手,聽到后面真的是忍無可忍,抬頭,一拳頭壓在男人的臉上,把男人砸得往后退了兩步,直接摔到地上了。

        男人呸了一聲,吐出的鮮血里帶了一顆牙,他爬起來,拿了水果刀四處亂晃。

        有男怕死,居然順著男人的話說,“穿這么涼快,露胳膊露腿的,不是勾引人是什么?一看這長相就不是什么好貨色。瞧瞧那又細又長的白花花的腿,不是惹人犯罪嗎?要是害怕被人非禮,為什么要穿成這樣出來?”

        這句話一出來,車上的很多女性都不認可,但是目前的形式就是這樣,如果他們敢發表自己的意見,就是和男人做對。

        男人不好惹,男人手里的刀更不好惹。

        她們惹不起,只能閉著嘴巴,什么也不說。

        穆然看看自己的穿著,沒覺得自己的穿著打扮有什么問題,學校的校服和裙子都比她今天穿的短,她穿的是正常的短袖,正常的短褲,是炎炎夏日每個人都會的打扮。

        自己管不住眼睛,自己管不住色心,竟然還怪別人穿得少。

        這樣厚顏無恥的人,也是第一次見。

        古往今來,多得是男尊女卑,男人說什么做什么,哪怕是錯了,也有千萬種理由推脫。女人呢,哪怕沒錯,也會被安上一些莫須有的罪名。

        今天,她真就不信邪了!

        穆然對司機說,“師傅,麻煩您把車門打開,車里有老人,有孩子,被嚇到了不好。”

        男人的腳步逼近,水果刀轉眼又比劃到了顧行知的跟前。

        說,“小子,看你細皮嫩肉的,老子大人不計小人過,不和你計較,只要你跪下來,跟老子認一句錯,再讓老子給你兩拳頭,老子就放你們走!至于這個小騷貨……”

        話沒說完,顧行知又是一個拳頭砸出去,又把男人打了摔倒在地上。

        男人手中的水果刀被打落到一邊,哐當一聲響。

        “娘的,老子要你們全都陪葬!”

        男人從地上爬起來,撿了水果刀就沖向顧行知。

        只可惜,還沒沖到顧行知面前,就被顧行知一個掃堂腿直接踢飛出去。

        顧行知走上前,一腳踩在男人握著刀子的那只手上,說,“我這人不喜歡欺負人,更不想仗著自己會一點兒就功夫欺負人,可我看不慣仗勢欺人的人!老子的女朋友,你敢動手動腳,老子只想把你手筋腳筋全挑斷!”

        “師傅,開車門,讓無關的人全部下去!”顧行知說,“順便報警,讓警察來收拾收拾這個人渣!”

        司機師傅也被著突然的反轉驚的合不攏嘴,誰也沒想到,這么個文質彬彬的男孩子,居然三兩下就把一個正值壯年的壯漢打得起不來身。

        聽聽這說話的氣勢,真是有氣魄!

        司機師傅趕緊把后門打開,人群一窩蜂的往下跑,有叫著嚷著的,有哭著的,也有松了一口氣了罵罵咧咧的。

        不管車上的還是車下的,沒有一個不是指著男人罵人渣的。

        這些義憤填膺的人,在剛才,在男人出口成臟的時候,卻一聲都沒有吭。

        局勢逆轉了,事情解決了,自己安全了,才想著要當個英雄,這么能干,這么不怕死,這么有正義感,剛才的時候,怎么一個個的都像是啞巴似的,一句話也不說?

        穆然看著這群惺惺作態的人,只想笑,說的世態炎涼,大概也就是這樣了。

        “你!”顧行知指著正要下車的一個男人,正是剛才附和了男人說穆然不是的那個男人,說,“你留下,我們一起談談。”

        那人看著被顧行知踩在腳底下的男人,再看看自己還不如男人雄健的體魄,笑得討好,“兄弟,形勢所迫,我也是為了一車人的生命安全著想,我要是不這么說,我們都會死的。”

        顧行知腳上使勁兒,把男人踩得哇哇大叫,一張口,嘴里都是被顧行知兩個拳頭砸出來的血沫子。

        顧行知看了一眼站在車外看熱鬧的人,再看著那人,冷冷的說,“他們剛才什么都沒說,我沒看見他們誰死了。”

        那人面色一變,點頭哈腰的跟顧行知道歉,“兄弟,當時我真的是急瘋了,一時沖動,口不擇言,見諒見諒,以后絕對不會了,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原諒我這一回。”

        顧行知搖搖頭,“你跟我說沒用的!我雖然很生氣,可是再怎么生氣,你剛才罵的也不是我,你跟我道歉,你的道歉,我受不起。”

        男人明白顧行知的意思,三兩步走到穆然的跟前,更加討好的說,“姐妹兒,看你也是個善良的女孩子,沒必要在這樣的小事情上計較,麻煩你和你男朋友說一聲,這事情就這么過去了,大家都別再糾纏了。”

        穆然搖頭,半分不帶商量的說,“你說錯了,我這人哪哪兒都好,就是性格不大好,別人說我一句壞話,我都會記在心里,該賞巴掌賞巴掌,絕對不含糊。你也看錯了,我并不善良,不僅不善良,還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你可以稍微等等,最好去警察局做個登記,留下你的姓名和住址,我會讓律師給你寄點兒東西。別擔心,我一個人做事干凈利落,不會讓你等太久的。”

        男人見穆然不識相,一點兒臺階都不給下,想要發火,但想到穆然的巴掌和顧行知的拳頭兼只有再電視里才能看到的飛毛腿,不敢造次,垂頭喪氣的走到一邊站著,也不敢說是下車去。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9405/2938157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c18070s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答案 山西快乐十分的开奖结果 黑龙江36选7开奖 篮球比分直播7m 青海11选5中奖查询 江苏快三 东京热影院 2020 西安站街女信息 日本a片bt种子下载 双色近1000期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连线 快乐扑克 yy陕西麻将下载 英超积分榜雪缘园 麻将三国免费版 哈灵麻将上海敲麻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