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重生九零撩軍夫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良心發現

第一百一十二章 良心發現

  眼看著顧行知的臉色變了,穆然心里面有點兒慌,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顧行知這人率性而為,誰知道他下一秒會不會興沖沖的告訴外婆,“外婆,我是穆然的男朋友!”

  穆然目前還不想讓外婆知道她和顧行知的關系。

  首先,她和顧行知能走到哪一步還不確定。其次,外婆那么在意她的成績,要是知道她早戀,不知道會生出多少憂心。

  穆然這么想,急忙就把雪球從顧行知的懷里接了過去,跟外婆說,“外婆,這是雪球,是顧行知送過來的,平時您一個人無聊,就讓雪球陪著。雪球很乖的,不會調皮搗亂。”

  外婆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雪球身上,見雪球長得圓滾滾的,也很喜歡,摸了一把雪球之后,更是高興得合不攏嘴。

  “我之前在鄉下的時候養過一只貓,養了一年多,后來不曉得跑哪兒去了,再也沒有回來,我就老是惦記著,也是這么白花花的。這只貓兒長得真好看,比我之前那只好看多了,看著乖得很,名字也好聽,不像我們鄉下叫的咪咪,發財,富貴的。雪球,真好聽。”

  “外婆,您喜歡就好,雪球很乖的,您先抱抱。”穆然把雪球送到了外婆懷里,扭頭跟顧行知說,“我倆去陽臺,把雪球的東西放好。”

  “哎呀,放啥子放,人家稚稚才來,茶都沒有喝上一口。我去放,你們兩個坐到耍。”

  外婆把雪球塞回到穆然的懷里,不由分說把兩人拽了坐到沙發上。

  對顧行知說,“稚稚,你喝茶,等下冷了就不好喝了。”

  穆然時刻注意顧行知的臉色,但是,好像除了之前抿唇的那一下,他并沒有表現出哪里不高興。

  和外婆說話時也是笑瞇瞇的,別提多禮貌周到。

  輕輕抿了一口茶,顧行知眉目間都是贊許,連連夸獎,“外婆,這茶真香,和我喝過的茶都不一樣,這味道好特別。”

  顧行知的這句話顯然說到了外婆的心坎里,外婆一下子眉飛色舞起來,說得倒是謙虛,“這是我們老家的特產,小地方的東西,上不得臺面,大城市沒有,你們沒喝過是正常的事兒。喜歡喝就再喝點兒,我去把東西放好。”

  外婆彎腰就要去端箱子,顧行知趕緊把茶放下,趕在外婆之前把箱子端了起來。

  說,“外婆,這箱子沉,我來就好了。雪球之前是我養著,我熟悉這些東西怎么放,您休息,我去放就好。”

  外婆不讓顧行知動,說顧行知是客人,哪能讓顧行知忙活,非要顧行知坐著喝茶。

  穆然看不過去了,忙說,“外婆,您裝一點兒茶,待會兒讓顧行知拿回去。”

  外婆這才樂呵呵的跑去裝茶葉去了。

  顧行知端著箱子往陽臺去,穆然抱著雪球,亦步亦趨的跟在顧行知身后。

  顧行知只是往前走,到了陽臺上,也是沉默的把箱子里面得東西一樣一樣的拿出來擺好。

  穆然不確定顧行知心情好還是不好,站在陽臺門邊,問,“顧行知,你傷口怎么樣了?上藥了沒?”

  “嗯。”顧行知點點頭,鼻子里嗯了一聲,就算回答穆然的問題了。

  穆然抱著雪球走到顧行知旁邊,蹲了下來,拐拐顧行知的胳膊肘,明知故問道,“怎么了,心情不好?”

  顧行知點點頭。

  穆然難得的寬慰,“外婆說話是這樣的,她沒別的意思,只是想說你和顏慕都是好孩子,只是這樣而已,你也不要不高興。我說了的,我和顏慕不是那樣的關系,也說了,你是我最好的同學,在外婆的眼里,你們兩個都是我的好朋友,不會偏心誰的。”

  “居然舍得撇清關系,真是良心發現了。”顧行知撇嘴,“不過,我說的又不是這個。”

  “那是哪個?”穆然猜測,“沒吃早飯,餓了?我們也沒吃呢。要不然,你在家里等著,待會兒我和外婆去市場賣菜,幫你帶回來,你要吃什么?”

  “我腿疼。”顧行知可憐巴巴的說,“昨天晚上睡不著覺。”

  疼得睡不著覺,那得是傷得有多重?

  她就說顧行知的黑眼圈怎么那么重,感情是一個晚上都沒睡。

  顧行知什么事兒都藏著掖著,肯定沒告訴其他人他受傷了,走路做事也不讓別人看出半分的不舒服來……

  這么想來,穆然竟然覺得有些心疼顧行知。

  她說,“傷得很重嗎?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你放心,就我陪著你去,保證不讓其他人知道。”

  “那也不去。”顧行知梗著脖子說,“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醫院。”

  “那我看看?”穆然是認真說的,也只是想看看顧行知傷到了哪種程度,看看需不需要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

  顧行知卻像是聽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話,趕緊就往旁邊挪了過去。

  “看什么看,肉都被剮了一層,不嚇到你才怪。”

  “我又不怕。”穆然挪步跟上,往顧行知旁邊湊去,說,“我看看唄。”

  顧行知耳根子泛紅,看也不看穆然,迅速把箱子里面的東西拿出來擺好,站起了身子。

  “要去買菜嗎?我也去。”顧行知說。

  穆然看了一眼顧行知的腿。

  痛得一晚上睡不著覺了,還去買什么菜。

  要是讓顧老司令知道了,指不定多么心疼呢。

  “我和外婆去買就好了,你也知道外婆的性子,是不會同意你跟著去的。你就好好在家里待著,剛好可以睡一會兒。”

  穆然根本不給顧行知反駁的機會,說完話就去了大廳。

  顧行知把雪球的東西再拾掇了一下,等去到大廳,穆然和外婆一起從客房里出來了。

  不知道穆然和外婆說了什么,外婆臉色很沉重。

  顧行知不明所以,問,“怎么了?”

  外婆走到顧行知面前,臉一垮,“你這小伙子真是的,要不是然然說,我還不曉得你摔傷了,真是的,傷得那么重還帶這么東西過來,我想著都心疼。你也不要忙這忙那的了,趕緊休息一下,床鋪給你鋪好了,都是新的,你躺一會兒,等我和然然出去買只雞,給你燉湯。”

  顧行知受寵若驚,連忙說不用,槍林彈雨的,這點兒傷算不了什么。

  以前出任務也好,訓練也好,比這個嚴重數十倍的傷都受過,他都已經習慣了,過一段時間自然就好了。

  之所以跟穆然說,只是想博取同情,讓穆然心疼心疼他,他并不想表現得這么弱不禁風的,更不愿意給外婆添麻煩。

  外婆一聽這話,臉色更沉了,“還犟!受了傷,不好好照顧,是要留下后遺癥的。現在年輕,沒覺得有啥子,等你老了就曉得,那痛起來可難過了,痛的是自己,別人又不能代替你,怪可憐的。聽話,快去睡一會兒,我和然然很快就會回來了。”

  外婆扶了顧行知的手臂就把顧行知往客房里帶,顧行知連說不用不用,被外婆瞪一眼,自覺的閉嘴了。

  穆然在一邊看得笑了,等到外婆出去,才指著床頭柜上的一個玻璃瓶說,“這是外婆自己做的藥酒,對皮外傷很有用的,棉簽我放一邊了,你自己倒了擦擦傷口。你放心,我沒往里面下毒,這是純中藥泡的,也不會有副作用的……只是,剛擦可能有點兒痛。你先擦了,就當消毒,我待會兒給你買藥膏回來,消消炎。”

  顧行知坐在床上,認認真真聽著穆然的叮囑,那模樣,比雪球還要乖巧三分,分明就是個聽話的孩子。

  穆然真想走上去摸一摸顧行知的腦袋,像給雪球順毛那樣給顧行知理理頭發。

  可她知道,她要是敢這么做,顧行知非把她的手剁了不可。

  她現在不能惹顧行知,人家可是傷殘人士,她得好好兒護著,要不然,別說顧行知要抱怨,就連外婆也不會放過他的。

  “擦了藥就睡覺吧,我們出去了。”

  穆然說完,輕輕帶上門出去了。

  顧行知看著被關上的房門,一種溫暖的感覺油然而生。

  他受了傷,經常都是藏著掖著,不讓人知道,因為藏得太好,從十六歲參加任務以來,很少會被人看出來,這樣的叮囑和關心自然很少受到。

  今天被這么關心著,照顧著,他竟然覺得眼眶都快要濕潤了。不管是外婆還是穆然,都讓他心里暖暖的,說不出的欣喜。

  顧行知抱著床頭柜上放著的藥酒,咧著嘴傻笑。

  等到穆然和外婆關門出去了,他就跑到窗戶邊站著,沒兩分鐘,穆然和外婆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眼里。

  顧行知用手指在窗戶上描摹穆然的背影,描摹得正起勁兒,穆然就回過了頭。像是知道他在看她一樣,沖他揮了揮手。

  顧行知心里一慌,忙往一邊躲去,轉念一想,穆然和他打招呼呢,他為什么要躲?

  顧行知紅著臉回到窗戶邊,穆然早已經回過頭,走遠了。

  可顧行知的眼里,還是穆然回過頭來,沖他揮手的模樣,他甚至能夠想象得到穆然跟他揮手時,臉上淡淡的笑。

  他覺得好不真實,居然,居然,是真的!他居然真的和穆然離得這么近!他的美夢,他要和穆然攜手的美夢,居然真的,一點一點的實現了!

  顧行知幸福得就像是踩在云端,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美好得讓他覺得自己像是喝了百年佳釀,逐漸醉了,醉得分不清南北東西。

  他捂住臉,臉上已經滾燙一片,不用照鏡子都知道臉上的酡紅。

  “顧行知,你走運了!你要加油,盡快攻下穆然這塊高地,只要攻得下,穆然就是你的!”顧行知坐到床邊,興奮的往后一倒。

  咚的一聲,顧行知捂住撞到墻上的腦袋,痛得齜牙咧嘴……

  “笑啥子?”

  外婆看著一個人傻笑的穆然,不解的問。

  穆然搖搖頭,緊緊挽著外婆的胳膊,說,“外婆,有您在真的太好了,您一定要長命百歲,要一直一直留在我的身邊。”

  外婆笑著,蒼老的手指摸摸穆然的臉頰,“我當然要陪我的孫女兒一百年,只是人老了,不中用了,看事情想問題也像是老古董,一根筋到底,不知道回轉下,只怕到時候苦了我的孫女兒。”

  “怎么會,外婆就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外婆。”

  穆然把頭靠在外婆的肩膀上,幸福得像是擁有了全天下,她做夢也不會想到,外婆的話會一語成讖。

  穆然和外婆沒有出去太久,因為家里還有個顧行知等著“照顧”,她們不放心,出去買了菜就回家了,只用了一個小時不到。

  而看著表數著時間的顧行知卻覺得時間過得太慢了,他坐在床上,豎著耳朵聽門外的動靜,就怕自己一個沒注意,人回來他都不知道。

  顧行知就想和穆然多待一會兒,當然舍不得把時間浪費在睡覺上。

  一聽到門外有動靜,立馬下床,刷一下拉開了房門,動作之快,反而把剛進屋來的穆然和外婆嚇了一跳。

  穆然問,“你這么火急火燎的干什么?沒吃早飯,餓瘋了?”

  外婆假裝擰穆然的胳膊,“剛才才和你說了,對稚稚客氣點兒,多好的一個小伙子,被你說這說那兒,脾氣都沒了。”

  脾氣都沒了?那是外婆沒看過顧行知的真性情。

  顧行知那脾氣,不是穆然說,又倔又小氣,正常人都受不了。

  但有外婆護著,穆然不敢再說什么,把買來的早飯裝盤了遞給顧行知,一個勁兒的對顧行知噓寒問暖。

  外婆這才滿意了,叮囑兩人坐著,便進去廚房忙活了。

  顧行知吃了一口穆然買來的包子,說,“沒你做的好吃,醬油放太多了,其他什么味兒都吃不出來。”

  穆然眉頭一挑,“看不出來,你還挑食啊。”

  很挑好嗎?

  顧行知再艱苦的條件都能堅持,唯獨吃的方面,很多時候都招架不住,一般難吃還能勉為其難的接受,要是十分難吃,他只能硬著頭皮接受。

  沒法兒,軍隊里那么多人,誰能一個個的全都照顧到?要是出任務,想想怎么毫發無傷的回家就好了,要是挑剔,是會餓死的。

  穆然把熱騰騰的豆漿放到顧行知面前,搖頭,“看樣子,你是真的餓瘋了,早知道,出門前就給你煮面了。瞧瞧這狼吞虎咽的樣兒,像是生來就沒吃過飽飯的,說你是顧老司令的孫兒,堂堂的顧二少,誰信?”

  顧行知問,“那顧二少應該是什么樣的?”

  “威風凜凜,孤傲卓絕,誰都不放在眼里。”

  穆然可沒有胡謅。

  正常的顧行知,就該是這個樣子的。

  穿著一身筆直的綠軍裝,腳蹬一雙锃亮的高幫系帶黑皮鞋,威風凜凜,目不斜視的從人群中央走過,步履從容,腳下生風。

  本來是這個樣子的。

  不知道為什么就成了又幼稚又纏人,沒有節操,沒有下限的人。

  “有一件事你得幫我。”顧行知突然湊過來說,“語文老師讓我一個星期寫三篇作文,你知道的,寫一篇作文的時間,都夠我做一張數學卷子了,這不是又被事情耽擱了嗎?你幫我寫唄?”

  這是花費時間的問題嗎?

  只要愿意,也就是幾個小時的事情。

  說來說去,還不是顧行知懶。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9405/2934188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5分赛车开奖结果 2019年上证指数半年线是多少目前大盘年线 澳洲幸运10二十四小时开奖 特级aav毛片欧美免费观看 超级河北20选5走势图 亚洲AV有码在线天堂 幸运飞艇开奖 申达股份怎么了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 一分十一选五-首页 幸运十一选五-手机APP下载 山西20选8快乐十 湖北30选5几点开奖 黄网站色视频免费 SG飞艇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