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重生九零撩軍夫 > 第一百零七章 郊外驚魂

第一百零七章 郊外驚魂

  顧行知穿著件綠色的迷彩服,筆直的站在車旁邊,不同于平常時候的幼稚和胡鬧,又沉穩又內斂,規規矩矩站著,跟棵松樹一樣,看上去真像那么回事兒。

  “你現在才回來?”穆然問。

  看顧行知風塵仆仆的模樣,肯定是趕著回來的,要不然,以顧行知的性子,出門前總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凈利落的。

  猜測顧行知這幾天進行了高難度的任務,沒有一天是好好休息的,穆然繼續說,“你要不先回去休息吧,書包明天一早我給你送去。你說的那些試卷,我看過了,題不難,你可以不做的。而且老師已經講過了……”

  穆然說了幾句話,發現顧行知的不對勁兒。

  顧行知再怎么生氣,再怎么不高興,總會和她說上兩句話的,可現在,不管她說什么,顧行知都沉默著,半點兒聲音沒有。

  穆然承認,認真起來的顧行知讓她有點兒不適應。就像突然間換了一個人,她完全不知道該用什么樣的方式去和他相處。

  能讓顧行知流露出這么沉重的神情,該不會是他參與的任務出了什么差池吧?

  穆然走過去兩分,問,“你怎么了?”

  顧行知沉默了一下,說,“上車吧。”

  “現在去拿書包嗎?”

  天已經黑了,穆然不認為書包真的有那么重要,顧行知又不是那么認真搞學習的人,平時時候都不怎么寫作業,這大晚上的,就更不可能寫作業了。

  穆然很確定,顧行知不是要送她回家,也不是要去她家拿書包。

  “上車。”顧行知再一次說。

  穆然抿抿唇,考慮了片刻后,準備拉開后座的車門。

  顧行知卻跟她說,“坐副駕駛。”

  穆然疑惑,凌叔開車,就算是坐副駕駛,也是顧行知坐。要不就是她和顧行知一塊兒坐后座,怎么回讓她去坐副駕駛的位置呢?

  對了,凌叔呢,凌叔不在車里面,也不在車外面。

  總不能是顧行知和她,就他們兩個人去吧?

  “顧行知,你怎么了?”穆然再湊近顧行知兩分,本來是想逗顧行知開心的,可是看著顧行知冷得能結冰的臉色,默默放棄了。

  要真的是顧行知的任務出了什么事兒,那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她怎么還能笑得出來?

  穆然什么話也沒說,打開副駕駛的門就坐了進去,車門剛關上,顧行知那邊也砰的關上了車門,車子都被震了一震。

  穆然系好安全帶,小心翼翼察看顧行知的臉色。

  從她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顧行知的側臉,雖然稚嫩,卻已經是棱角分明,透露出軍人特有的剛毅。

  穆然手捏著安全帶,微微放輕了呼吸,頭一次不敢招惹顧行知。

  顧行知開車,車開得很快,也開得很穩,穆然一邊擔心自己橫死街頭,一邊又相信顧行知的車技,安靜的坐著。

  車窗外呼嘯而過的是樹被路燈拉長的影子,漸漸的,路燈的光沒了,路燈沒了,只剩下樹木的影子,被籠罩來黑夜中,變成駭人的鬼影。

  穆然更是大氣兒也不敢出。

  她知道這是去郊外的路,也知道,這條路通往烈士陵園。她猜想,顧行知也許是心里面太難過,想要帶上她,一塊兒去祭拜祭拜。

  穆然告訴自己,去拜訪拜訪國家的英雄,人民的英雄,這是她,乃至每一個中國人都該做的事,可是大晚上的,四周都是一片漆黑,這樣的時候,去墓地,她心里瘆的慌。

  她像是尋求安慰一般,故作鎮定的問顧行知,“我們是去哪兒?”

  顧行知不說話,專心致志的開車,把穆然的話都當成了耳旁風。

  穆然心里更是忐忑,想想自己看過的那些鬼故事,想想顧行知這么反常的舉止,穆然真的覺得旁邊的顧行知不是真的顧行知。也許是某只小鬼假扮的,想要把她一并兒帶了去。

  越是胡思亂想,穆然越是后怕,她怎么就跟著顧行知出來了呢?她和顧行知,才認識幾天啊,萬一顧行知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殺人狂魔,只是一直用軍人的身份來偽裝自己,她該怎么辦?

  赤手空拳的,她也打不過顧行知啊……

  穆然被自己的天馬行空驚到了,可是車里面確實安靜得可怕,她要是再不說點什么,都要再次魔怔,想一些能把人嚇破膽的事情了。

  穆然清清嗓子,一只手拍了拍顧行知的肩膀,“顧行知,你好歹說句話啊,這么一聲不吭,怪嚇人,你有什么事兒,你倒是說……算了,你們的事情不是可以告訴別人的,就別說了。要不,要不你唱首歌吧?”

  顧行知終于不是目不斜視的開車了,他扭頭看了穆然一眼,明顯是鄙視穆然的智商。

  匆匆看了一眼,又回過頭,認真的開車了。

  穆然自討沒趣兒,乖乖的閉上嘴,也不說話了。沉默的看著車燈下一晃而過的黃色泥土。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一股肉香味兒順著車窗飄了進來。

  穆然往外看,看到一塊廣闊的草坪,上面燒了一個火堆,火堆上放著鐵架,鐵架上烤著不知道什么肉。

  “顧行知,大晚上的誰會烤肉,這不會是鬼吧?”穆然心里發虛,連帶著,說話的聲音都小了。

  是啊,寧城有得是農莊,誰要烤肉,隨便找家農莊就是了,又舒服又安全,還有人幫忙把食物烤出來,誰會拿到郊外來,還是大晚上的,怎么想怎么不正常。

  顧行知不聽,反而把車停在了路邊。

  穆然狠狠一拍顧行知的肩膀,卻還是壓低了聲音說的,“你瘋了,把車停下來做什么!這要是哪個變態專門烤人肉吃,我倆就是送上門的!你手腳利索,能和人打架,來個殊死一搏,說不定還能大獲全勝,我卻不行!”

  “你在車上等著,我下去看看。”

  顧行知說了今天晚上以來的第一句人話,說完就下車了,穆然拽都沒拽住。

  眼睜睜的看著顧行知朝著火堆的方向走去,一步一步的逼近。

  火堆所在是一處草坪,但上頭除了一堆火和一些烤物,上頭半個人影都沒有,邊上七零八落的有樹,樹木多是高聳粗壯,別說是漆黑的夜晚,就算是白天,后頭藏一兩個人也是看不出來的。

  穆然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剛要出聲喊顧行知回來。

  樹木背后已經躥出來一道黑影,從背后掐住顧行知的脖子,一只手拿著一把手槍,直接抵在了顧行知的太陽穴。

  同時,樹木后面躥出來一道又一道的黑影,都是朝著顧行知逼近,把顧行知緊緊圍住。

  還有幾個,往車邊走來。

  穆然的驚叫都壓回了喉嚨中。

  她驚恐的看著那些人把顧行知圍在重要,那些身影把顧行知擋住了,混雜在一起,她已經分不清誰是誰。

  可是那么多人,顧行知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打得過的!

  那幾個人也越來越靠近了,越來越靠近車,越來越靠近她。

  車燈太亮,穆然反而看不清那些人穿的是什么顏色的衣服,她害怕又緊張,全身上下都繃得筆直,滿門心思都在思考著要怎么辦,更看不到那些人的模樣。

  穆然開過車,開車的技術談不上好,只會簡單的操作,這個時候,卻完全可以開了車逃離這個險境。

  穆然腦海里一閃而過的念頭,真的一閃就過了,她絕對不可能把顧行知留在這里。顧行知是她的朋友,幫了她那么多忙,她絕對不會把顧行知撇下的。

  大不了……大不了,兩個人都死在這兒好了!

  穆然是說干就干的脾氣,她既然不怕死,就是真的豁得出去。

  她看了一下,車里面什么武器都沒有,就一個滅火器,想也不想,打開車門,拎了滅火器就下去,無所畏懼的朝著那些人靠近。大有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氣概在里面。

  對方的人卻是停下了,不知是誰大聲喊,“把武器放下!”

  穆然越發拎緊了滅火器,死也不放開。

  那人加大了聲音,說,“把武器放下,不然我殺了那個男的!”

  說話間,已經有人把顧行知推搡著往這邊來了。還是保持著那樣的姿勢,一只手掐住顧行知的脖子,一只手拿了手槍抵在顧行知的太陽穴上。

  穆然心里面把顧行知罵得狗血淋頭。

  大晚上的抽什么瘋,非要跑出來上墳!出來上墳就算了,沒事兒瞎停什么車,惹上這么大一個麻煩!可恨的是,自己作死不算,還要拉著她來陪葬。

  天地良心,她可不記得之前有欠過顧行知什么。

  這個倒霉催的!

  腹誹歸腹誹,穆然還是聽話的把滅火器放下了。

  不知又是誰說了一句,“兩只手舉起,自己走過來!”

  穆然照做,高高舉著兩只手,老老實實的往前走。

  奇怪的是,她往前走,之前來找她的那幾個人反而往后面退去,一退再退,竟然退到了顧行知旁邊。

  他們之間,隔著十來步的距離,不至于什么也看不到,可是距離車燈太遠,她什么都看不清楚。

  穆然腦子里已經空了,什么也想不到,什么也沒有,只感覺到后背上一層冷汗,風一吹過,涼颼颼的,透過肌膚,直接浸入骨髓里了。

  “砰!”

  一聲響傳入耳中,穆然看到抵在顧行知太陽穴的手槍指向了天空……顧行知的身子軟軟倒下,跌在了草坪上。

  “顧行知!”

  穆然驚呼一聲,什么也顧不上,用盡全力往顧行知所在的地方奔跑。

  有人說,“站住!”

  又有人兇神惡煞的說,“再不站住,連你一塊兒殺了!”

  穆然哪有心思聽這么多,她只關心顧行知死沒有。一個箭步沖到顧行知跟前,拽了顧行知的衣領就開始搖晃。

  “顧行知!顧行知!”穆然一聲接一聲的喊,聲音抖得不像話。

  顧行知什么反應也沒有。

  穆然大著膽子去探了探顧行知的呼吸,發現呼吸沒了,不由得慌了,晃著顧行知的肩膀,口不擇言的說,“顧行知,你不是那么厲害的嗎?軍事天才,國家的棟梁之才,你還要成為歷史上最年輕的將軍,就這么掛了,你對得起國家,對得起人民嗎?顧行知,你丫的剛轉學來就死了,學校得賠多少錢啊?”

  “噗嗤!”

  不知是誰笑出了聲,在這生離死別的凄涼夜色中格外突兀。

  穆然抬頭,目光一一從那些人里面掃過,終于發現了端倪。

  站在她正對面那個,一群人里面個子最矮的那個,不是饒臨穎又是誰?身上穿的不是迷彩服又是什么?

  這些人,和顧行知,根本是一伙的!

  合起伙來,把她嚇得一會兒在地獄,一會兒在十八層地獄的,一個個的,真是欠揍!

  穆然咬唇,狠狠一拳頭砸在了顧行知肩膀上,砸得顧行知悶哼一聲,立馬有了呼吸。

  “王八蛋!”

  穆然生平第一次爆粗口,真的沒想過是對著顧行知這樣的正派人物。

  她霍的起身,一腳就踹到了顧行知的大腿上,猶不解恨,接二連三的又踹了幾腳。

  顧行知趕緊舉手求饒,“我錯了我錯了,下次絕對不敢了。”

  穆然不聽顧行知的狡辯,轉身就走。

  饒臨穎趕緊拉人拽住。

  笑著說,“小乖乖,來都來了,別急著走嘛,為了讓你過來,我可是把雪球都賣了。一個個的愣著干嘛!”

  旁邊的人趕緊附和,有三只手已經拽住了穆然的胳膊,“是啊是啊,別急著走嘛。”

  饒臨穎呸了一聲,“爪子松開,我說的不是這個!”

  “哦哦哦哦!”眾人了然,手忙腳亂的去把顧行知扶了起來。

  饒臨穎又呸了一聲,“你們沒帶腦子還是怎么?真打算不開燈?”

  “是,副班長!”

  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

  緊接著,十幾把手電筒同時打開,光亮匯合在一處,仿佛把天都照亮了一半。

  穆然被突然的亮光刺得睜不開眼睛,等睜開眼睛看清楚,才發現面前是年紀和她相當的男孩子,當然,除了被稱作副班長的饒臨穎。

  他們穿著同樣的迷彩服,每一張臉上都帶著尷尬又發自內心的笑容,莫不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穆然看了一下,這些人身上的迷彩服都不干凈……有的臟了,有的破了。

  有幾個,手臂用紗布包扎著,上頭還有血跡。每個人或輕或重,都帶著傷。

  穆然再大的火也沒了,她在眾人的尷尬下,反倒是更加尷尬了。

  不用說,這些都是顧行知一塊兒出任務的戰友了。

  顧行知,居然一聲不吭把她帶到了這么多戰友的跟前,還不知道是怎么編排她的!這筆賬,她先記下,等到有空了,一定要和顧行知算和清楚!

  “你們好。”穆然笑著和眾人打了個招呼,自我介紹,“我叫穆然,你們直接叫我名字就好了。”

  想了想,把自我介紹變得詳細了一點,“我是顧行知的同學。”

  眾人嗯嗯的點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齊刷刷的和穆然打招呼,說,“你也好,班長的同學。”

  穆然滿頭黑線。

  真不愧是顧行知的戰友,認識的方式特別,打個招呼也這么特別。

  奇葩,真是一群奇葩。

  穆然賞了顧行知一記眼刀子。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9405/2924496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香港六合彩彩色图库 富余通配资 秒速飞艇2期计划 最新的竞彩足球比分开奖结果 新疆2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 彩美旬果番号作品全集 一分赛车开奖查询 上海11选5遗漏数据一定牛 广东快乐十分一定 麻将三国安卓版 幸运飞艇论坛 秒速飞艇开奖接口 郑州按摩 打飞机 秒速飞艇预 广东快乐十分下载软件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