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重生九零撩軍夫 > 第六十二章 吃不了兜著走

第六十二章 吃不了兜著走

        古玿醉了,滿腦子嗡嗡的,只聽得見女子軟軟糯糯的唱腔,唱的是什么——一愿郎君千歲,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歲歲常相見。

        她還沒聽到最后就徹底樂了。

        真不是她笑話。

        郎君千歲?

        放眼神界,隨便抓個打雜的都不止千歲!

        這算什么愿望?不是明擺著欺負她頭一次來到人間沒見識嘛。

        她一拍桌子,半沉半目的喊,“換!”

        話音未落,就聽屋子外邊驚堂木一拍。

        緊接著,清潤玉朗的聲音響起來了——

        “玉凰乃是蓬萊閣閣主二女,因降世時喜鵲臨門,花果墜枝,六界內一片祥和,被六界奉為福星。如來佛祖道,‘玉凰降世’,遂賜了玉凰二字,還命鳳凰銜了佛珠前往道賀,這派頭,玉凰算是第一人!”

        “那佛珠可了不得,由八十一顆舍利子串成,一顆只有米粒大小,你別覺著它小,告訴你,就那么一顆,就能治百病!八十一顆,能令人起死回生,隨心所欲存于六界,不作殊途!”

        聽到這里,古玿噗嗤笑出了聲,醉意和笑意一并兒從眼角溢出。

        她跟一邊撥弄著琴弦的女子說,“他胡說,那佛珠根本不治病!不過,倒是挺好看的,來,今兒個我讓你開開眼界。”

        她抬起左手手腕,左看右看,看不到熟悉的顏色,又換成了右手手腕,只是,看來看去,哪怕眼睛珠兒都快落在手腕上了,上邊兒依舊什么也沒有。

        她就笑,“我忘了,一千年前無面羅剎血洗蓬萊那天,被他拿去了。他說還的,一直沒還。”

        女子放下古琴,搖頭直嘆息,“公子,您真的醉了。”

        醉?古玿狠狠的搖了搖頭。

        她才沒醉!

        瓊漿玉露尚且不能醉她分毫,何況是人間區區的女兒紅。

        她抱了桌上僅剩下的一壇酒,起了身,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剛走到門邊,就聽那人重重一聲嘆息,說,“鳳凰把舍利子送到,莫名沒了蹤影,蓬萊風云突變,百鳥哀鳴,原來啊,那玉凰不是福星,是災星!非但克死了爹娘,還連累了蓬萊滿門,她要是來了人間,豈不是禍害?不過,爾等放心,她要是真來了人間,我非要她萬箭穿心,有來無回不可!”

        古玿一下子拉開緊閉的房門,迎面而來的冷風讓她片刻清醒。

        她站在房門口,居高臨下看著樓下高臺上藏在屏風背后的男子。

        那人穿了一身鴨卵青長袍,簡簡單單,除了一根金線編成的腰帶,再沒有其他飾物。一手立在面前的紅木桌上,撐著腦袋,一手拿著塊驚堂木,身子半倚,分明是吊兒郎當的模樣,卻偏有股子瀟灑不羈在其中。

        似是察覺到她的目光,那人扭頭看著她。

        這么一看,古玿發覺那人長得挺好看的。

        濃眉大眼,五官端正,可謂上上品,尤其是那雙桃花眼,似挑非挑,似笑非笑,暗送秋波般,格外的勾人。

        不過,她打小在美男堆里打轉,這樣的姿色,還勾不了她。

        古玿三兩步走到欄桿處,兩手抱著酒壇高舉過頭,對準那人,用力一扔。

        砰的一聲響,酒壇碎裂在紅木桌上,酒香撲鼻,醉死個人。

        只是可惜……

        古玿遺憾的搖搖頭。

        那人反應再遲鈍點就好,躲那么快,白白浪費她一壇好酒。

        跟著出來的女子見狀,刷的白了臉色,開口就是,“公子啊……”

        古玿擺手,止住女子的話頭,示意不必再說。

        她反過來寬慰女子,“這世間,除了我哥哥,我誰也不怕。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不敢要我這條命。”

        “您誤會了,公子。奴家的意思是,只要您把酒錢結了,就算您從這兒跳下去,奴家也決不攔著。”女子朝古玿伸出一只手,忽而收了笑容,話鋒一轉,“但您要是拿不出銀子,今兒個奴家推也要把您推下去!”

        古玿暗道,真是個沒良心的,剛才唱曲兒聊天兒挺樂呵的,怎么翻臉就不認人了。

        伸手摸了摸兜,里面空空如也。

        她認真的想了一下,這才赧然的摸了摸鼻子,賣著乖問,“要不,我自個兒跳下去算了?”

        話剛說完,就聽見一聲笑。

        古玿冷眼一掃,果然,就是那個心如蛇蝎的說書人!此刻正捂著肚子,笑得花枝亂顫。

        古玿冷哼一聲,一躍上了欄桿,根本不給人反應的時間,縱身而下,沖著那人而去。

        就算是死,她也要拉個墊背的!

        那人明顯一愣,笑容登時僵在嘴角。眼中情緒翻涌,分不清是驚訝還是錯愕,亦或是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勝券在握。只是淡然的低垂了眼眸,朝著在半空中翻飛的胭脂色身影伸出了雙手。

        這回,換作古玿驚訝。

        她以為,她摔了酒壇,嚇得那人不顧形象的抱頭鼠竄,還害得那人被酒濺濕了衣衫,那人會選擇跟她同歸于盡。

        沒想到,沒想到啊,那人到底還是善良,居然接住了她。

        “接得挺穩的。”古玿由衷的感慨,順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還想再夸句不錯不錯,就覺著身子一輕,如離弦的箭,直直往高臺下方飛出去,咚的砸在了地上。

        理一理差點兒被甩出去的束發的玉冠,古玿憤然的抬頭,只看見那人站在高臺邊上,長身立玉。薄唇翹出一個好看的弧度,末了,還拍了拍手,頗是無辜的跟她說,“對不住了,手滑。”

        古玿揉揉不知摔成幾瓣的屁股,強忍著痛,蹭的躥了起來。

        “你!”纖細的食指指著那人,又指了指旁邊的空地,只兩個字,“下來!”

        “你倒是囂張。”那人在悶笑,隔得老遠,古玿都能聽見他胸腔里回蕩的笑意。

        古玿有些惱了,再一次宣戰,“不服來戰!”

        “酒錢我付。”那人笑意更甚,笑著笑著,還無奈的搖了搖頭,告訴古玿,“要戰也行,你先太監了再說。”

        說罷,兩手背在身后,大搖大擺的走了。

        “你給我站住!”古玿拔腿追上去,一把扯住那人的袖子,“你把話說清楚!”

        “說清楚什么?”那人反問。

        古玿打了個酒嗝,半瞇著眼睛說,“你得給我說清楚,太監是何物!”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9405/2880793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华体即时指数 四川上下分模式麻将 安徽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3d字谜图谜总汇大 重庆快乐10分遗漏查询 排列5p连线综合走势线 2019上证指数查询 三国麻将风云哪里有下 3d毒胆王独胆预测 欧美a片下载 云南11选5有那些城市 排列三和尾走势图 呼和浩特市麻将群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郑州站街女包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