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至尊劍皇 > 第949章 十年圣境

第949章 十年圣境

        【奇陀城】一條街道,行人熙來攘往,非常熱鬧,四周很喧鬧,絲毫沒有剛才大戰的氣氛。

        長久以來,這座古城經歷了太多的戰爭,之前的戰斗固然激烈,但是,【奇陀城】沒有受到太多損傷,城中武者并沒有太在意。

        反倒是熱議迭起,無數人都在討論秦墨的身份,猜測這個神秘青年來自何處,又屬于哪一勢力。

        這一戰帶來的沖擊,實是太巨大了,人們仿佛看到一位絕世強者的崛起,但是,卻又不知這青年究竟來自何方?

        人群中,秦墨邁步而行,很有悠閑,與周遭人群有些格格不入,仿佛不屬于一個世界。對于那些議論,他并不在意,前世今生,經歷了太多的非議,也經歷了太多的沉浮,他人的言語,早已難以擾亂自身的心境。

        經歷了剛才的大戰,身體恢復原狀,境界從絕代王者境跌落至逆命境巔峰,這種感覺猶如從云端跌落,從一個神淪落為凡人,再無法有那種掌控一切,萬物為我所用的感覺。

        這種落差感,換做是他人,或許會很失落,而秦墨僅是一瞬間失神,很快就不在意。他在回味在那場戰斗中,與武道王者,大成妖王交鋒的所得,以及與圣火融合的時候,觸摸到武圣境界的體悟,這種經驗太寶貴了,是難以想象的財富,對于以后的武途有著極大的裨益。

        “原來,王者境與天境的區別,不僅在于王者意志,還有很多方面,從某一程度來說,王者境是天境的升華,將各方面的力量凝聚而質變,才能邁出那一步,躋身王者境……”

        “而圣境則是截然不同,那是一種脫的突破,以己身融入天地,將體內小天地,與世間大天地合一,又為自身掌控,那一境界才是邁出凡的第一步……”

        ……

        種種明悟在心田劃過,秦墨眼簾低垂,眸中閃爍無數光紋,那是對天地之則的感悟,刻骨銘心,深深烙印在腦海中。

        通過這一番激戰,秦墨對于王者境,對于圣境,皆有了一份清晰的認知,腦海中浮現一條無比清晰的道路,讓他明白未來的武途該如何去走。

        不過,這一切對他來說,還言之過早,如今的秦墨尚在逆命境巔峰,半步天境的層次,距離王者境,距離武道圣者的境界,還有很遙遠的一段路要走。

        “逆命之于天境,這一道關隘,是體內【天地之橋】的徹底改造完成,也是體內小天地徹底完成的標志,亦是未來邁上王者境,圣境的根基所在……”

        秦墨額頭微微光,有種智慧通明的洞徹,逆命境邁入天境,就是【天地之橋】的一端,連通巔頂那一端的蛻變,這一步真正完成,則天地之力再不需經過煉化,會直接貫入武者身軀。

        而這一步無比關鍵,越是蛻變的徹底,吸收天地之力的度也越快。

        逆命境,之所以稱為逆命,有很多方面的說法,邁入這一境界,每提升一段,武者的實力就會生飛躍,如同是脫胎換骨一般的提升。

        而在逆命境巔峰,【天地之橋】徹底蛻變完成的那一刻,則也能看出,邁向未來的根基能夠如何雄厚,這一步的蛻變,亦如逆天改命一樣。

        “天境……”

        秦墨抬頭,遙望天際,只覺那一層壁障已是洞開一個缺口,隨時都能夠一腳踢開。

        “小子,再等等吧,現在邁入天境還有些早,讓積累再雄厚一些,至少等到【躍龍臺】排位戰后。屆時,厚積如海,薄沖天!”銀澄忽然開口,難得認真指點秦墨。

        秦墨點了點頭,忽然止步,看向前方,眼眸露出震驚之色。

        街道旁,人群中,一根古老的石柱前,盤坐著一位頭陀,眼眸似睜似閉,注視著秦墨,微笑點頭。

        天空中,云層破開,照射下一道陽光,恰恰籠罩著頭陀的身軀,有種莫名的神秘,他仿佛是睡去了,又似視線一瞬萬里,可以洞悉世間一切秘密。

        這位頭陀很蒼老,臉龐,皮膚充滿了皺褶,皮包骨頭,似是隨時會逝去。但是,那平和的眼眸中,卻是充斥著深不可測,仿佛包容了一方天地。

        “這位是誰……”秦墨驚愕莫名。

        “什么是誰?小子,你在說什么,那地方……,有東西……”銀澄一愣,它并沒有看到那頭陀的身影,而后敏銳察覺到,在前方的石柱前,似是有什么東西。

        秦墨怔神,本能的邁步,想要走過去。卻是一抬腳,與那頭陀的距離霍然拉大,明明近在咫尺,卻如同隔了萬里,任憑秦墨如何邁步,也無法接近一步。

        “沒法靠近嗎……”秦墨停了下來,卻是周遭的情景變幻,又回到了街道上,與那頭陀相望,他實則沒有邁出一步,依然是那么遠的距離。

        秦墨心中無比震撼,這頭陀看起來就是一個凡人,但是,給他的感覺,卻比奕銘風,源刀尊還要強大,如同無邊怒海一樣難以測度。

        隱約間,秦墨看到在兩者之間,有著一道道玄奧混沌的氣韻交織,相隔了彼此,這種手段聞所未聞,出了想象。

        “這難道就是武主之上的存在,才擁有的驚天手段嗎?”秦墨喃喃自語。

        “小子,你在說什么?你看到了什么?快說呀……”銀澄急得抓耳撓腮,它察覺到秦墨有驚人的現,而它卻不知是什么,但是,很可能與這座古城最開始的主人有關。

        佇立街頭,秦墨怔怔無言,他心中掀起驚濤駭浪,這位頭陀是【奇陀城】的那位無敵奇陀嗎?或是其傳人?

        那位無敵奇陀所在的歲月,距離現今太遙遠了,從未聽聞有誰能夠存活那么久的歲月,難道說,這位存在有秘法,一直存活至今?

        或是說,這只是一道烙印,是當初的無敵奇陀留下,給后來的有緣人?

        ……

        種種疑問,種種猜測,在腦海中不斷盤旋,秦墨卻是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眼前的這位頭陀,太真實了,根本不像是一道虛影。

        良久,秦墨回過神來,恭敬鞠躬,對于這位神秘頭陀表示敬意。

        “呵呵,好……”

        那頭陀咧嘴一笑,干癟的臉龐綻放,卻如世間最生動的畫面,讓整個世間都明亮起來。

        他沒有說什么,只有一道意念傳來——十年春秋,成圣來此!

        呼……

        這條古街上,忽然刮起狂風,吹得人群睜不開眼睛,秦墨回過神來,卻覺那位頭陀不見了,連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

        “不會有錯,一定是那無敵奇陀留下的烙印!”銀澄聽聞經過,這般篤定說道。

        “十年,成圣后來此嗎……”

        秦墨喃喃自語,他如今尚才逆命境巔峰,距離武圣境界,尚有兩個大層次,對于世間無數武者來說,這是一生追求的巔峰。

        “十年內,我必來此!?”

        沒有再逗留,秦墨隨著人潮,朝著與單、江兩人約定的地點而去。

        ……

        與此同時。

        古城一個角落。

        一棟破落的石屋中,里面的陳設很簡陋,只有桌椅,以及一面墻壁上的雕像。

        這雕像是一個老者,腰上佩著三口奇刀,因為年代久遠,老者的面目有些模糊,雕像也是布滿裂痕,卻散著一種若有若無的刀意。

        雕像面前,盤膝坐著一名少女,粗布麻衫,卻掩不住絕世容顏,紅唇微抿,散著一縷刀鋒般的凌厲。

        這少女正是簡月璣,她膝上橫著那口黑刀,面前的地上交叉擺放著兩柄奇刀,與雕像佩戴的其中兩口一模一樣。

        木桌前,端坐著一個中年人,同樣是粗布麻衫,面容剛毅,整個人如一口刀,卻是鋒芒內斂,毫無一絲刀意出。

        叮!

        中年人屈指輕彈,面前的酒杯顫動,泛起一圈圈漣漪,無數刀氣飛掠而起,化為一口鐘震動,回蕩在石屋中,如一圈圈刀波蕩漾,淬煉著簡月璣的嬌軀。

        刀波蕩漾,化為一條條刀鏈盤旋,一圈接著一圈,在簡月璣體內旋轉,融入她的刀骨之中。

        與一年前相比,簡月璣全身骨骼晶瑩若透明,泛著無數玄奧的紋路,那是刀骨徹底鑄成后,所凸顯的刀道奧義,也正是天生刀骨的強大之處。

        “刀骨天生,真是了不得!這丫頭實是刀道的絕世奇才,不過,為她補全刀骨的那位羽先生更是深不可測,究竟是怎樣的神技,能夠補全有缺陷的刀骨。如今這丫頭的刀骨,就算比不上擊斃妖王,叫板妖圣的那絕代天才的命骨重鑄,也差也不會太遠了……”

        中年人喃喃自語,端起酒杯一口灌了下去,又倒了一杯酒,屈指再彈,刀波更盛,將整個石屋徹底籠罩。

        此時,簡月璣身軀光,其刀骨在鳴動,與刀波相合,其身上的刀意不斷攀升,又不斷收斂,如此循環……

        良久,簡月璣睜開美眸,長身而起,行禮道:“師尊,徒兒已經碎星刀魄已成,此次【躍龍臺】排位戰,必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一舉沖入前五,奪得冠!”

  http://www.zmegbxb.com.cn/book/6238/52433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广西福利彩票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开奖 收购松果赚钱吗 关于赚钱的 斗金怎么赚钱吗 竞彩比分查询 什么软件能看电视赚钱 马云未来五个赚钱 广东11选5牛 极速十一选五龙虎技巧 北京赛车官网登录 五分彩 竞彩微信投注 pk10计划软件破解版 捕鱼大师稳赢版1.17 街机全民捕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