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御天女盜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第三百八十八章

        兩個時辰之后,元清不知道已經驅使著飛行船到了這里,只見這里一望無際,巨大的帆船幾乎是沒有,就是一整塊平面的地方。

        底下是厚重的積雪,上面還在飄灑著,不過雪花已經小了許多,沒那般刺骨的寒意了。

        元清和小黑貓也終于活了過來,開始趴在船沿往外查探,觀察四周。

        “梵天他們的速度夠快的,這都到這里了,他們竟然可以堅持那么久,作為一個植物,梵天當的太不稱職了。”小黑貓感嘆一句后,咬著爪子又退了回來,它還是覺得冷。

        元清贊同的點了點頭,暗道:也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堅持的,他們在外面就已經很受不住了,更何況還在那海底里。

        就在這時,元清忽的眸光一遍,有些不可置信的閉上眼睛,片刻后再次睜開眼。

        “怎么了?”小黑貓立刻問道。

        元清一言不發,走回毛墊子上,盤膝坐下,雙目微閉,指尖直指自己眉心。

        一個‘卍’字符印閃現,金光閃爍,元清面色立刻慘白起來。

        小黑貓在一旁擔憂的看著,卻沒有絲毫辦法。

        好半晌之后,元清才蒼白著臉,睜開眼睛道:“失去梵天和冷殃的蹤跡了,搜尋不到他們了。”

        小黑貓面色一變,立刻道:“是不是就在這附近,我下去找他們吧。”

        元清立刻搖頭道:“沒用的,你找不到,他們似乎被關進了另外一處空間里,暫時被強制性切斷了聯系。”

        “那怎么辦?”小黑貓說道。

        元清搖搖頭,面色難看道:“只能等。”

        他們也只能祈禱冷殃和梵天可以平安無事,畢竟一個化神期的修士,一個恐怖的植物,應該不會有事的,而且小銀蛇也跟著去了。

        漸漸的,三個時辰過去了。

        元清和小黑貓十分煎熬的熬過去了三個時辰,結果還是沒有聯系上,那邊也沒有任何消息傳來,就像是這兩人憑空消失了一樣。

        元清望著小黑貓,有些無精打采道:“我很擔心。”

        小黑貓點了點頭,小爪子按了按元清的手道:“再等等,實在不行,便只能強制性的破壞這冰面,看看能不能深入下去找了。”

        元清忽的有些想念姜云歌的龜殼了,那東西一看就不是凡品,還能沉在海里。

        有那個東西,他們找人都會方便許多,不用像現在這樣。下不去海里,只能在這上面干坐著,身心受煎熬。

        這時,小黑貓敏感的覺察到了一絲詭異的氣息,當下立刻觀察了飛行船的防護和隱匿效果,緊接著就將飛行船往偏拐角的地方移動了一下。

        元清感覺不對,用眼神詢問小黑貓。

        小黑貓閉口不言,移好飛行船之后,朝著元清使了一個眼色。

        元清立刻投入大量靈石,加大防護。

        “有東西過來了。”小黑貓傳音道。

        元清立刻搜尋周邊,終于一道黑影闖了進來,

        元清看清了那黑影的裝扮之后,輕咦一聲,傳音小黑貓道:“這不是姜云歌身邊的那個黑袍嗎?”

        小黑貓一臉凝重,微微點頭,傳音問道:“我們的防護如何?”

        元清抱著小黑貓,悄悄釋放出古樹妖的領域。

        只是這不是停止時間的領域,而是暫時隔絕,雖然以她現在的修為,隔絕不了多久,但是一兩個時辰還是可以的。

        “除非他朝著我們直沖了過來,一下子撞上我們的船,不然就發現不了。但是如果他真的能撞上來,那也是他運氣賊好了。”元清傳音說道。

        小黑貓忽的有些擔心,畢竟元清運氣賊差。

        “不過姜云歌去哪里了?”元清正想著,忽的一道靚麗的身影飛掠了過來,正是姜云歌。

        二人湊在一起,不知道在說著什么。

        但是隔著這么遠,元清都能看到姜云歌的不情愿,身體動來動去,就是沒打算聽那黑袍人說話。

        黑袍人則是雙手背后,緊緊的絞在了一起,似乎怒氣不小,不過看的出來,姜云歌應該是沒有感受到。

        “這二人的組合也是有趣。”小黑貓傳音道,那姜云歌不情不愿的,卻不得不做。

        那黑袍人看似弱勢,實則強勢。

        “不知道又是哪位藍顏知己吧。”元清雙手一攤,傳音道。畢竟這又不是第一次了,每一次都有,只不過漸漸的少了,身邊很少出現男修士了。

        這個黑袍人是可以知曉姜云歌芥子空間的人,也不知道是何許人物,能讓姜云歌這般信任。

        終于那邊姜云歌似是下定了決心,祭出了一柄權杖。

        元清莫名覺得危險,但是現在的她只要稍稍移動一下飛行船,氣息潰散,領域暫時無法保證,那邊就會立刻發現他們的所在。

        所以,姜云歌真要動手,他們就只能硬生生承受著。

        當下元清面色變得十分難看。

        小黑貓爪子按著她傳音道:“不要輕舉妄動。”

        元清點頭。

        這時姜云歌終于動作起來。

        那柄權杖比元清想象中的還要厲害,不過是往那雪地里一插,雪花立刻崩起,緊接著,那清晰的碎裂聲,傳遍整個冰面。

        瞬間功夫,冰面破碎,冰塊分崩離析。

        姜云歌收起權杖,喘了一口氣,身體搖搖欲墜。

        “看來勉強使用,還是不行。”元清傳音說道。

        “那也很恐怖了。”小黑貓面色難看的傳音道。

        這時,姜云歌收起權杖,直接掏出一瓶靈液喝了下去,然后立刻便恢復了。

        元清看的更加目瞪口呆。

        “怎么感覺比梵天的生命靈液恢復的速度還要快。”元清不可置信的望著姜云歌,眼里是深深的疑惑。

        姜云歌怎么可能有這等級的東西,而且她就算福緣再好,這東西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吧,再加上,她用的那般隨意,就像是有許多一樣。

        小黑貓立刻掩住鼻子,傳音道:“真臭。”

        元清朝著周圍嗅了嗅傳音道:“哪有味道,而且隔得那么遠,飛行船還加了防護。”

        “真的臭......”小黑貓難受的傳音道。

        元清嘆了一口氣,想著目前這狀況,也不敢有大動作,便將菱花師姐給的百花凝露拿了出來,給小黑貓嗅了嗅。

        小黑貓喘了一口氣,傳音道:“好多了。”

        “因為那靈液嗎?那是什么東西?”元清好奇的傳音問道。

        “不知道,但是肯定不是梵天的那種生命靈液,梵天的生命靈液味道很好,那東西很臭。”小黑貓傳音道,同時爪子按著元清,指了指那黑袍人。

        元清順著小黑貓所指的視線望去,只見那黑袍人雙手背后,姿態閑適的模樣。

        雖然看不到臉,但是元清卻覺得那背影給人一種,似乎十分高興的錯覺。

        元清忽的想到了一件事情,當下皺著眉,望著小黑貓傳音道:“你可記得我們去古樹妖的時候,邪靈之心被盜,可能是因為姜云歌。”

        小黑貓忽的面色一變,詫異的傳音道:“不會吧......”

        元清深深的點了點頭。

        “那此人現在服下的,難道是邪靈之心的血?”小黑貓說罷,一陣犯惡心。

        元清也是一陣犯惡心,忽然不想自己猜對了。因為如果猜對了,那么姜云歌這么大的影響,肯定會波及云天宗。

        不對!

        元清猛地望著姜云歌,不禁嚇到。

        “他們的目的也是雪魄!”

        小黑貓愣愣的看著她,傳音道:“糟了......”

        ......

        姜云歌先下了水,黑袍人則是在原地停了半晌,然后取下了黑袍,轉過身來。

        元清捂住嘴,小黑貓咬著爪子。

        二人怔怔的看著那黑袍人,一動不動,像是僵住了一般。

        很快,那黑袍人便也躍入了水中。

        冰塊漸漸開始聚集,然后慢慢凝結,此處地方,再次恢復了冰面。

        天空開始飄雪,雪花越來越大,漸漸覆蓋了此處,積了一層雪,然后慢慢疊加。

        元清和小黑貓二人對視,皆是一臉震驚。

        “那人是不是長得很像師父?”小黑貓緩緩開口道。

        元清愣愣的點了點頭,是真的很像。

        “但是應該不是師父。”小黑貓說道。

        元清自然知道不是,因為氣息實在是不同,就算是隱藏氣息變成另外一個人,氣質也是不同的。

        所以,這應該是另外一個人。

        但是怎么和師父長得那么像?

        “師父失蹤好久了吧。”小黑貓咬著爪子道。

        元清點了點頭,是很久很久了。

        好久也沒有給她傳音了,也沒有讓她帶些什么好東西給他了,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這個黑袍人有沒有可能跟師父有某種......嗯,關系......畢竟世上如此相像的人還是少,雖然那人一只眼睛是有些看不見的,師父是完好的。”小黑貓說道。

        元清撐著下頜,嘆了一口氣。

        這分明是有關系的,畢竟長大真的像。

        除了面容因為受傷,有著細微差別,氣質也是天差地遠之外,身形還是有些相似的。

        只是師父他老人家更顯老態一些,這個黑袍人顯得更加陰邪一點。

        “姜云歌與邪靈之心有關系,這黑袍人肯定也與之有聯系,加上這黑袍人似乎拿捏著姜云歌,我是不是可以猜測,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黑袍?”

        元清說道。

        姜云歌忽然修為大漲,福緣很好,取之不竭的各種好東西,每一樣都讓人動心眼紅。

        一路得罪人,一路還有人保駕護航。

        每每死里逃生,然后下一次,修為又是一次大漲。

        手里頭的人命不少,但是能追殺到她的幾乎沒有。

        無論多重的傷,都會恢復。

        還有,那黑袍人占據主導地位,姜云歌不敢有反抗,就算再不情愿,該做的還是得做。

        加上姜云歌有時候表現的十分詭異,跟原先的自己大相徑庭。

        元清倒吸一口涼氣,望著小黑貓道:“感覺我們似乎是知道了了不得的事情。”

        小黑貓沉默的點了點頭。

        元清抿唇,拿出了傳音令牌。

        “試試嗎?”小黑貓問道。

        “嗯,就信師父這一次。”元清咬唇,堅定的說道。

        傳音令牌閃爍了一下,元清的聲音傳了過去:“師父......”說罷,便和小黑貓緊張的等待著。

        以往也有聯系過,但是師父基本上是不回的。

        當時沒什么感覺,但是這一次,元清心中還是有些慌,總覺得剛剛的一系列規避是自己有意而為。

        “小徒兒,與你那未婚夫一直逍遙自在著,竟然還能記得你師父,可真不容易。”

        元清雙目一凝,十分緊張的問道:“師父,你在哪里,你旁邊,旁邊是不是海水......”

        “海水?我旁邊一具尸體,前面是一個魔牛。”宋一藥說道。

        元清詫異半晌,愣愣道:“魔牛?師父,你跑魔族去了?”

        “哎呀,這處空間薄弱的很,一不小心就進去了嘛,哪知道這么好進呢,我在找出來的辦法呢。”

        “師父,你在魔族,你要怎么回來?”元清一臉懵。

        “自然是找尋薄弱點,然后撕開裂縫回來啊,我看哪,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這魔界的皇宮里了,待我好好查一查,說不定還能弄兩個魔族的東西回來給你玩。”

        元清扶額。

        小黑貓提醒的喵了一聲。

        “喵!”

        宋一藥頓時開心道:“是小黑嗎?師父回來給你帶魔族的小魚干兒。”

        小黑貓一臉黑線。

        “師父,我碰到了一個人。”元清干脆道,“那個人跟你長得一模一樣,就身形有些差別,一只眼睛壞了,跟在姜云歌身邊,而姜云歌與丟失的邪靈之心有關系。”

        元清一口氣講完,便盯著傳音令牌,十分緊張。

        “哞——”

        元清......

        小黑貓.......

        還真的在魔族,會魔牛。

        “那個人可以遠離,就趕緊遠離,我盡快趕回來,不要與這人硬碰硬,此人陰險狡詐,還是個邪修,十分恐怖。”宋一藥說罷,傳音令牌忽的暗淡無光,被掐斷了聯系。

        “邪修,師父認識。”元清望著小黑貓說道。

        小黑貓點了點頭:“師父可以撕裂空間?從魔族找到薄弱點后,撕裂空間回來......”

        元清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

        師父什么時候到化神期了!

        果真,師父就是個騙子!

  http://www.zmegbxb.com.cn/book/54731/3336619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山东十一选五 你拼命赚钱的样子配乐 足彩进球彩 快乐十分万能4码 仙境传说ro平民铁匠快速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 买彩票技巧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 广东好彩1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纟 扑克魔术技巧 60魔兽学工程赚钱吗 北单比分小王子 开超市真的很赚钱吗 汇图网ps赚钱吗 做共享雨伞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