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二百九十五章 弄斧助酒

第二百九十五章 弄斧助酒

        潘金蓮看到云雀兒十分的尷尬,李逵卻是毫不介意,斜睨著她說道:“我兩母子來到快活林已經有十天了,你沒跟我娘親請過一次安,為何今日如此的好心?”

        云雀兒聽了,氣得臉上發白,低著頭,不說話,后面的丫頭倒是十分靈巧,連忙道:“二爺你誤會了,老爺時常不在家,快活林由你打理,常言道叔嫂不通言,二爺孝順太君常伴左右,小姐幾次三番要來給老太君請安,都是晴兒勸阻了,說等老爺回來后才一起前來。”

        “我剛來快活林,你家老爺看我長得氣勢,讓我給他演示幾路板斧,他看了十分高興,便要留我在這里,替他打理快活林,但凡有鬧事的,便由我料理,我到了三日,蔣大哥才離開快活林,到了孟州府的,為何這三天不見你前來!”

        武松終于知道李逵為何在快活林了,原來是蔣忠讓他來看場子的,他心中笑道:“這李逵貌似粗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可凡是有人對他娘親不恭敬的,他都狠狠的記在心上。”

        “哎,叔叔的話折煞奴家了!”云雀兒是唱戲出身,自然是七情上面,她悠悠道:“叔叔和太君來的時候,奴家已經感染風寒,每每要來拜見太君,大哥總是說我身體羸弱,恐防身上的病氣惡了太君,所以不讓前來。”

        老太君聽李逵言語十分的沖,她眼瞎心精,自然知道云雀兒是勢利眼,可自己母子畢竟寄人籬下,蔣忠待他們不差,無謂為此失了和氣。

        “鐵牛,你沒聽到娘子說的話么?她也是為了娘親好,你錯怪好人了。”

        云雀兒為人十分機敏,立刻道:“太君言重了,本來就是奴家不好,哎,誰讓奴家自幼體弱。”

        “娘親,她哪里有病,每天都坐在柜臺前.....”

        “鐵牛!”

        老太君發怒了,李逵不敢說下去,他訕訕道:“嗯,那你給娘親請安吧。”

        云雀兒心中罵了李逵千百句“挨千刀的”,臉上卻是一片祥和,神情極為恭敬,武松和潘金蓮看了,也覺得她是受了委屈,李逵有點魯莽了。

        “老太君萬福,奴家給你請安了。”

        “好,好,好,娘子不必多禮。”

        “老太君,這是奴家親手做的三道家鄉小菜,特來請您品嘗。”

        云雀兒一對玉筍般的小手將三道小菜輕輕放下,她是唱戲出身,身段造手十分了得,就算是端菜,也是風情萬種,一雙桃花眼,有意無意的給武松暗送秋波。

        三道小菜上完,她微微退了兩步,對著武松作福道:“今日多得叔叔仗義出手,奴家才不至于給那潑賴調戲,想給叔叔道謝,卻不知叔叔大名.....”

        李逵心道:“方才不是已經告訴你了么!”,他不敢出聲,擔心又給娘親罵。

        “小人是清河縣人,姓武名松,這位是小人未過門的妻子潘金蓮。”

        云雀兒對潘金蓮視而不見,故作驚訝道:“叔叔莫不是在景陽岡上打虎的武松?”

        “正是!”

        “請叔叔再受奴家一拜!”云雀兒再次行禮道:“奴家的一個親舅舅便住在景陽岡下,是獵戶,奴家自小便是他養大,一月前,他來看望奴家,說若非有打虎武松,他們一眾獵戶定然失去生活依靠,叔叔是奴家舅舅的恩人,便是奴家恩人。”

        李逵心中更加納悶:“蔣忠大哥說這云雀兒自小便飄泊江湖,沒有親人,一次隨著戲班到孟州唱戲,與他結識,他看得此女子甚有風情,對他又眉目傳情,便收了做妾,他本來的老婆都在鄉下,這婆娘便當了自己是正室!她今日說的話好生奇怪。”

        武松再次還禮道:“嫂子何須客氣。”

        云雀兒上前一步道:“老太君,二位叔叔,你們在此暢聚,奴家多有打擾,便告退了。”

        她說是告退,其實雙腳緊緊的釘在地上,哪里有挪動半分,老太君沒有看到,以為她告退,便禮節性的說道:“娘子,這里都是自己人,若不嫌棄,便坐下來一同吃飯吧。”

        云雀兒輕輕的坐在武松身旁,低聲道:“就怕叔叔介意。”

        “無所謂,就一起吃吧!”

        云雀兒聽了心花怒放,揚起玉手,夾了塊雞屁股給老太君,“太君,這七里香最是嫩滑。”,又夾了一塊雞頭給李逵,“叔叔,舊日種種,都是少了言語,有了誤會,請你吃過這雞嘴巴,以后多點指點奴家。”,她再夾了一塊雞翅,放在武松的碗里,“叔叔,你是天下豪杰,便如大鵬鳥,他日定會展翅高飛,奴家便送你一對金翅。”

        她為三人都夾了菜,便收了筷子,沒有為潘金蓮夾菜,潘金蓮也不以為忤,自己在宴席中地位最低,她丈夫武松要叫一聲大哥,自己便要叫她大嫂,也無理由讓夾菜。

        酒宴上,云雀兒侍奉殷勤,潘金蓮便是丫環出身,也自愧不如,酒喝得差不多了,她便道:“奴家懂得唱幾首小曲,不如唱出來助助酒醒,不知太君和二位叔叔認為如何?”

        “嘿!唱曲子有什么好聽的,咿咿呀呀,便像家中死了人,哭喪一般!”李逵一臉嫌棄,突然哈哈大笑道:“不如讓鐵牛使上幾下板斧,來助助酒興,如何?”

        他問的是“如何”,可人已經走到桌前,將碳爐搬開,抽出板斧,其實云雀兒也已經離開了座位,只是比李逵慢了許多。

        她十分尷尬,又十分惱恨,偷偷看了武松一眼,武松卻是饒有興致的看著李逵使用板斧,根本沒將她放在眼里。

        李逵一邊揮舞著板斧,一邊大聲吆喝,十分的有氣勢,武松看得眉飛色舞,不住的跟潘金蓮解釋這一招如何精彩,那一招如何的巧妙,潘金蓮知道老太君看不到,可心中十分愿意知到自己兒子的威風,便在她耳邊低聲的描述著。

        云雀兒看著三人,親密無間,倒是自己如同外人般呆立著,卻無人照顧。

        武松說道高興處,手上一揚,將筷子帶倒在云雀兒腳旁,云雀兒心中一喜:“這不是天賜的良緣么?”

        她彎腰去撿筷子,潘金蓮也是留意到筷子掉了,立刻去撿。

        李逵揮灑到酣處,喊一聲:“兄弟,我新近創了一招,專門打那逃跑的直娘賊!”

        他說罷雙手用力,兩柄板斧脫手而出,他是酒意十足,沒有看清楚,也是潘金蓮和云雀兒都彎下了腰,兩柄板斧便朝兩人頭頂處飛去。

        兩人各撿了一只筷子,方抬頭,眼前寒光閃動,一把利斧直劈臉門。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74974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陕西快乐十分吧 四川麻将高手总结技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今天 姬野爱无码作 广东南粤36选7开奖 大发快三平台注册 黑龙江36选7彩票走势 全民麻将可以作弊吗 930好彩十码三期必中一期 闲来湖南麻将 郑州一条龙服务桑拿 重庆幸运农场网 刮刮乐模板 武汉麻将口口翻下载 上海十一选五任四 雪缘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