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二百八十六章 門神武松

第二百八十六章 門神武松

        早有張家莊莊客到天神村報信,說武松已經救了唐嬌兒,抓了王道人,唐嬌兒在張家莊休養,王道人由武松帶回來。

        村民聽了十分高興,在邵非想的帶領下,一大早便在村口等待武松歸來,潘金蓮特意找村民討了一壇好酒,捧在懷里,等待武松歸來。

        午時過了,突然有人喊道:“武都頭回來了!”

        潘金蓮抬眼看去,只見武松那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驕陽下,十分威武,潘金蓮顧不得矜持,飛似的跑了過去。

        “二郎!”

        武松看到潘金蓮,也是十分高興,他扔下手里的王道人,一把抱起潘金蓮,潘金蓮又害羞又幸福,嬌嗔道:“我捧著美酒,不要將我拋到半空。”

        武松大笑道:“我還道你這幾天乖巧得很,吃了許多,重了三二十斤,原來是抱了一壇酒,來,把酒放下,讓我再抱抱,看看是否有重了。”

        潘金蓮心中歡喜得很,可畢竟是個女孩,總是矜持,她真擔心武松會當著眾人面前有親熱的行為,立刻將美酒的封泥打開。

        “嗯,好香!”

        武松將潘金蓮放下,舉起美酒,痛快的喝著,潘金蓮從他手臂上下來,心中一空,倒是嬌嗔起來:“你有了美酒,便不要我了。”

        “啊?”武松看著她一臉驚奇道:“你便是我最美的酒,世上還有什么美酒可以跟你比擬!”

        潘金蓮甜得像喝下一罐蜜糖:“二郎總是哄得我心花怒放。”

        眾人也過來了,齊聲稱頌武松的恩德,唐牛指著地上的王道人罵道:“兀那奸賊!我父母好心救你性命,你反倒狼心狗肺,將我妹妹侮辱,殺我爹爹,又搶占我妹妹在蜈蚣嶺,殺害無辜村民,你便是死一萬次,也是不夠!”

        王道人被打了一夜,又是給武松一路拉扯回來的,早已奄奄一息,說不出話來。

        “都頭,你道此人該如何處理?”

        “他害你爹爹,害了你妹妹,害了你兄弟,便有你來處置!”

        邵非想道:“將他的心剮出來,看看是否黑的!”

        一村民扼腕道:“這人的心就算不看,也知道是黑的,如此處置,十分便宜,難解我喪兄之痛!”

        原來他大哥上山救唐嬌兒的時候,給王道人殺了,唐牛狠狠道:“各位兄弟,便將之綁在村口,每人割他一塊肉來喂狗,將之凌遲!”

        武松聽了,覺得十分殘忍,可是想到唐嬌兒那受盡凌辱的樣子,又覺得只有這樣才解恨,他是不愿意看這血腥場景,將唐牛拉到一旁。

        “六兒,令妹受了此等侮辱,若是回到天神村,自然難以面對鄰里,你家若有遠親,最好將她送去那寄居,日后也好嫁人。”

        唐牛聽了十分以為然:“都頭說得對,只是我家里沒有遠親,孟州府的東家對我很好,將我視作親兄弟,我便將妹妹帶到那居住吧。”

        “最好!”

        武松點點頭,拉著潘金蓮的手,隨手將酒壇一扔,美酒灑了滿地,便往老婦家中走去。

        潘金蓮奇道:“酒不好么?”

        “好!”

        “為何扔了?”

        “要你不要酒!”

        潘金蓮聽了,心花怒放,緊緊的握著武松的手,不能言語。

        唐牛和一眾兄弟,將王道人凌遲處死,他心中十分痛快,跑到父親墳前,痛哭一場。

        “都頭深恩,我便是死也難以報答....”

        唐牛來到邵非想家中,邵非想笑道:“六兒,你大仇已報,嬌兒也救了,為何愁眉不展?”

        “六兒心中有兩件事煩著,特來向先生請教。”

        “你說!”

        “都頭對六兒大恩,六兒雖死難保,故為此煩惱!”

        邵非想微微一笑:“你有這個心,也不枉是一條漢子,都頭此等俠義之人,救急扶危于他來說視作等閑,可對受了深恩的人,卻是沒齒難忘,他有恩的豈止是你六兒,整個天神村都受了他的大恩,這事我早有定奪,想到了一個報答都頭的妙計,又可以令都頭名揚千古!”

        “邵老想到的計謀自然是最好的,六兒放心了,只是這第二件煩心事很難開口。”

        “六兒,你還有事情要求都頭?”

        邵非想一語道破,唐牛只得說道:“邵老果然能洞悉人的心扉,都頭已經為大伙做了如此大事,我還去求他幫忙,似乎太過.....”

        “你那樣說便是小窺了都頭,若然給他知道,定然要罵你,你的事情若然不違背道義,不違背良心,便去求他,若然是為非作歹的,勸你閉嘴!”

        “六兒明白了!”

        唐牛告別了邵非想,回到家中,對著母親跪下磕頭道:“母親孩兒不孝!”

        “六兒,你這是何故?”唐母心中惶恐。

        “孩兒今晚便要離開天神村,過些日子再回來看望母親。”

        “你為何走得那么急?”唐母淚眼盈盈:“以前我想念你,又盼你不要回來,擔心你給官軍抓了去采石,現在都頭已經將事情解決了,你卻是要走,何故?”

        “母親,嬌兒受辱,難以在天神村共存,孩兒想帶她到孟州,尋得好人家,為她找個婆家,也算了了您的心愿。”

        “嗯,這事很好。”

        “另外,東家對孩兒甚有恩德,他受了惡人欺侮,孩兒要回去跟他商量,想請都頭去助他復仇。”

        “這也是男子漢該做的事情,你去吧,不必記掛娘親。”

        武松跟潘金蓮自然有說不盡的話題,道不盡的思念,奈何才說得兩句,便有大批村民來了,要請武松喝酒,感謝他為天神村除害。

        潘金蓮微笑道:“你去吧。”

        “一起去!”武松一把拉著潘金蓮,潘金蓮低著頭,心中又是喜歡又是埋怨:“二郎真是魯莽,你跟一群男子漢喝酒帶我去干嘛?可也說明他心中有我,一刻也離不開我。”

        村民在村中樹蔭下擺開了酒席,看到武松都跪下來,武松連忙跪下還禮道:“大伙若是如此多禮,你們要跪著,我也跪著,這許多美酒該誰來喝?”

        大伙聽了都哈哈大笑,也不多禮了,幾名后生拉著武松坐在上首位,武松正要斟酒,幾人按著他笑道:“都頭,莫要心急,你便安坐在這里,約莫半個時辰后再喝酒。”

        武松奇道:“難道喝酒也有吉時么?便是如此,我也不需端坐不動啊!”

        “哈哈哈,都頭,那幾個后生含糊不清!”

        邵非想大步走來,身后跟著一個書童,手里捧著筆墨還有紙張。

        “都頭,你這次是救了天神村三千余人性命,可是你便要離去,你走了之后,大伙怎么辦?”

        武松昂然道:“邵老,這里還有什么害人的人物或者猛獸,你盡管說出來,武松立刻去替大伙除了!”

        “暫時沒有,可是你要是走了,又來了禍害,該怎么辦?”

        武松心中不禁好笑道:“你這邵非想年逾七十,怎么說話如此無賴,我總不能一輩子都在這村子里吧!”

        “邵老,以后出現的禍害,武松不是神仙,算不到,也管不著!”

        “照啊,你就忍心那樣離開,任由你一手救回來的天神村毀于一旦么?”

        武松面對著邵非想的無賴,竟然無言以對,只好苦笑道:“那邵老,你認為該如何?”

        “老夫曾聽說一個典故,說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門兵變,殺了自己的親兄弟,做了皇帝,可是他的兄弟化為厲鬼,每晚都來索命,他便派了秦叔寶和尉遲恭看守在寢宮外,果然一夜太平。”

        “可饒是兩人如何神武,也不能每天晚上不睡覺啊,只要他們回去睡覺了,惡鬼又來騷擾,后來魏征想到一個好計謀,令人畫了二人的肖像,貼在門口,當做門神,從此太平。”

        “都頭是天下豪杰,自然有許多大事要做,總不能長期留在本村,所以只好由老夫將你的肖像畫了,作為門神,長保天神村安寧!”19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73085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澳洲幸运10正规吗 姚记棋牌app正规吗 好运彩app正版安卓下载 天津11选5基本走 2020今晚开奖号码 江西快3开奖时间 黑龙江福彩22选5走势图 黑龙江22选5开奖时间几点 现在网络如何赚钱 天天海南麻将安装 3分赛车计划 水菜丽 合源捕鱼下载 麻将来了怎么开好友房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20 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