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孤墳報恩

第二百五十四章 孤墳報恩

        “對!射那簍子!”劉文正慌忙喊道。

        嗖--嗖--嗖

        幾十支箭立刻射向武大郎,嚇得他躲進簍子里,當--當--當,一陣亂響,他心中一驚,氣血上涌,立即暈倒。

        武松聽得身后箭響,連忙轉身,揮動齊眉棍,口中喊道:“大哥,你可安好!”

        武大郎已然暈倒,自然沒有能回答,武松心中驚惶,看著那賴皮三怒沖冠,目眥盡裂,大喊一聲:“奸賊!我殺你而后快!”

        武松把手中齊眉棍舞得飛快,如獅子般沖向官兵,劉文正以為武松要殺他,連忙高聲喊道:“射他!射他!”

        “受死吧!”

        武松兩步上前,高高躍起,嘭,齊眉棍落下,打得賴皮三腦漿崩裂,當場死去,他還不解恨,一腳踢在賴皮三的尸體上,尸體徒然飛起,砸向劉文正,一陣弓弦亂響,賴皮三的尸體上多了幾十支弓箭,如同刺猬一般。

        弓箭并不能阻擋他飛起的氣勢,嘭,撞到劉文正身上,箭尾劃破了他的臉,鮮血直流。

        知縣見狀,連忙喊道:“府尹大人受傷,趕緊治療!”,隨即向著武松揮了兩下手,武松會意,轉身飛奔。

        “不必管我,放箭,不要讓他逃了!”

        劉文正雙眼雖然給血水模糊了,可仍舊看到武松如小山似的身形往外飛奔,他知道武松一走,如同放虎歸山,以后要抓他就困難了,此人勇猛異常,睚眥必報,自己每天勢必提心吊膽,也顧不得傷痛,立即下了射殺命令。

        姚冬拈弓搭箭,嗖,一箭射出,正中簍子的繩子上,武松感到背上一輕,暗叫:“不好!”

        慌忙轉身,卻看到嚴方已經穩穩的抱著武大郎,他點點頭:“謝兄弟了!”

        “啊!”話剛說完,嚴方一聲慘叫,背上中箭,武松立刻揮動齊眉棍替他擋隔了箭雨。

        “嚴兄弟.....”

        “都頭,小人不礙事,走吧!”

        嚴方是神醫,他說不礙事便是不礙事了,武松看他臉色,雖然痛苦,可也沒有衰敗的跡象,估計弓箭只是傷了皮肉,沒有傷到臟腑。

        “嚴兄弟,我替你拔掉弓箭!”

        “都頭,使不得,拔去后,血流不止!”

        武松心中一怔,罵道:“我真是他嗎的笨,那么簡單的事情都想不到。”

        他一手抱著簍子,一手舞動齊眉棍,武大郎生死未卜,嚴方受了傷,他也不敢戀戰,且戰且走。

        官兵都見識過武松的神勇,也不敢迫得太緊,總是保持了距離,有了距離,能射到他們的弓箭便稀少了,武松三人逃得更快。

        “兄弟,往南山山神廟退去,那里有神馬透骨龍,上了馬,誰也追不上。”

        “那就好,小人祝都頭一路順風,從此福泰安康,小人便不能侍奉左右.....”

        武松聽嚴方說這等話,心中一怔,連忙轉身,只見他口中吐出鮮血,身體軟倒在地上。

        他心中惶恐,探探嚴方的氣息,尚未斷絕,撕開后背衣服一看,那弓箭沒入了半支,估計已經傷及臟腑。

        武松眼看后面的官兵追上,也不能多想,將嚴方后背的弓箭折斷,嚴方大叫一聲,雙眼泛白,暈死過去。

        武松將嚴方扛在肩膀上,一手抱著簍子,齊眉棍也不要了,腿狂奔,官兵追上來了,劉文正看到地上的齊眉棍,喜道:“武松那廝已經沒了兵刃,大伙追啊,用箭射殺他!”

        此時天上烏云密布,遮擋了月亮,四處一片漆黑,武松若然只是一人自然不會有什么恐懼,可簍子里的武大郎,肩膀上的嚴方,都不知生死。

        武松卻似:“失群的孤雁,趁月明獨自貼天飛;漏網的活魚,趁水勢翻身沖浪躍。不分遠近,豈顧高低。心忙撞倒路行人,腳快有如臨陣馬。”

        他只是往荒野之處跑去,腳上一高一低,若非他武功高強,馬步極是穩健,定然摔倒了七八次,饒是如此,褲子也是給泥漿沾污了,給荊棘撕破了,兩條小腿滿是血污。

        “莫非武松今日便要死在陽谷縣!”

        突然眼前一亮,月兒似乎也是愛惜英雄,露出半張臉,為武松照明了前路,武松一看,原來到了一片竹林前。

        他回頭一看,火光點點,是官兵,再看了一陣,心中大喜,原來那火光漸行漸遠,并非追來這個方向。

        他穿過竹林,心情放松,頓時感到有一絲的疲倦,肚子也餓得咕咕亂叫。

        “不管了,先休息一下,查看嚴方和大哥的傷勢。”

        他看得一土坡,便胡亂坐下,依靠著,調勻氣息,手上卻摸到軟綿綿的東西,一看,竟然是一塊煮熟的豬肉,上面蓋了煙灰,再一看,不禁喝一聲彩,原來還有一壺酒。

        他扶起嚴方,往嘴里灌了兩口酒,“咳咳”,嚴方悠悠醒轉,武松喜道:“嚴兄弟,你感覺如何?”

        “利箭穿透了心臟,估計命不久矣!”

        “兄弟,不必胡言,你稍稍休息一陣,待我精神旺盛了,便帶你到陽明山下,我姐姐孫二娘夫婦處,他們都是刀傷箭傷的行家,定然能夠救活你。”

        武松不敢跟嚴方多說話,讓他保留一份氣息也是好的,他揭開鍋子,看看武大郎,原來是昏迷了,并沒有受傷,心中便安穩了。

        他顧不得豬肉骯臟,張口便吃,吃完把酒也喝了,頓時覺得精神大振,心中卻是奇道:“為何此處會有豬肉和酒。”

        扭頭一看,原來自己依靠的并非土坡,而是一座孤墳,似乎新近有人拜祭過,吃的便是祭品,武松心中暗叫慶幸,對著墳墓拜了祭拜。

        “都頭,你可是武都頭?”

        身后突然有人喊道,武松慌忙轉身,只見身后站了一漢子,手中提著花籃,原來便是自己曾跟他買過一支花的那賣花人。

        “原來是你。”武松點點頭,賣花人指著那點點火光:“都頭,那些官兵可是追逐你的?”

        武松冷冷道:“不錯!”

        賣花人看得武松臉色,慌忙道:“都頭不要誤會,就算給個水缸小人做膽,也不會出賣都頭,只是小人常年在此采花,知道這里有一條密道可以通到城門外,便要告知。”

        “都頭除了景陽岡上猛虎,又殲滅豹頭山盜賊,令陽谷縣百姓受惠,沒有不愛惜都頭的,小人今日做的事情,也是報答都頭昔日的恩情,請都頭不要有懷疑。”

        武松是磊落的人,聽了賣花人的話,便相信了,指著孤墳道:“大哥,請問這是誰的墳墓,方才我吃了他拜祭的酒肉,想知道是誰,日后好報答。”

        “都頭,你無需記掛,所謂往日恩,今日報,那人也是受過都頭恩慰的人,今日送都頭酒肉,也正合了天意。”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67495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武汉按摩店推荐 四川麻将怎么胡 选四开奖今天晚上上海 四川熊猫斗十四官网下载 欢乐麻将规则玩法大全 河北11选五任五遗漏 手机信誉棋牌 广西快3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体彩大乐透11选五 江苏7位数预测专家 浙江游戏大厅官网 黑龙江快乐十分放假吗? 浙江20选5走势图超长版彩乐网 网络赚钱项目灰色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