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李逵復仇

第二百四十四章 李逵復仇

        眾人聽了,心中納悶:“哪有如此審案的,替你記錄供詞,記不好還要挨一板斧!”

        雖則如此,大伙是敢怒而不敢言,推舉了三名字寫得好的,給李逵做記錄。

        李逵擺起官威,在桌上一拍,大聲道:“你們排成一行,逐個上來給老爺說昨晚之事。”

        眾人乖乖的排隊,一個一個的說著,李逵越聽,心中越是慚愧:“我錯怪了武松!真是該死!”

        幾十人說完了,供詞都是一般,孟林威迫利誘,哄騙李巧奴跟他兒子冥婚,實際是陪葬,武松在東京犯事,殺了高衙內,孟林和孟郊合計,要將武松毒殺,去東京請賞,武松救了李巧奴,怒而殺人。

        “哇”

        李逵一聲大叫,從腰間抽出雙斧,往桌上一劈,整張桌子裂成四塊,嚇得眾人跪在地上,猛的磕頭。

        “你們抓兩個活雞過來!”

        眾人聽了不明所以,可哪里敢不遵從,立即有兩人抓了兩個活雞過來,李逵雙斧一劈,將活雞劈死,抓雞的兩人以為李逵要劈他們,嚇得當場暈倒。

        李逵哈哈大笑,將兩把帶血的板斧掛在腰間,幾十張供詞胡亂塞到懷里,提了食物籃,便往凌中就走去。

        凌中早已在屋外張望,看得李逵,十分高興:“兄長,武松殺了么?”

        “殺了!那廝厲害得很,娘親給我做的衣服都劃破了!”

        凌中大喜,拉著李逵的手進去,老婦一夜未睡,聽得李逵回來,忙問道:“鐵牛,你一夜去哪里了?”

        “娘親,孩兒為村民做了好事,他們送了一桌肉食給我,你吃吧!”

        李逵把肉食都擺在桌子上,一把拉著凌中的手,說道:“兄弟,你跟我出去。”

        凌中雖然覺得奇怪,可李逵性格暴烈,他哪里敢不去,走出家門,他問道:“兄長,去哪里?”

        “娘親讓我殺武松,不能傷及無辜,便在藥王廟前的松林里伏擊他,將之殺了,可我認不得武松,所以請兄弟去辨認一下,看看是否有殺錯人。”

        凌中看得他腰間的板斧沾滿了血跡,胸腹間的衣服劃破,肚皮上留了一條長長的口子,心道:“李逵是殺了人,估計也不會殺錯,安溪村除了武松有誰能在他肚皮上劃一道口子。”

        他心中高興,隨著李逵上山,只是覺得奇怪,李逵為何跟他如此親切,一直拖著他的手。

        進了松樹林,來到李逵下拜的松樹下,李逵停住了,凌中奇道:“兄長,武松呢?”

        李逵往松樹一指,冷冷道:“它就是武松!”

        凌中笑道:“這是松樹怎么是武松,莫非兄長將他埋在樹下,可也不對呀,樹下的泥土沒有被掀開的痕跡。”

        “你識字么?”李逵將凌中一推,推倒在地,凌中看著李逵的眼神,心知不妙,可也不知為何,只得顫聲道:“讀過兩年書,識得粗淺的字。”

        “那你讀給我聽。”

        李逵將幾十張供詞撒在凌中身上,凌中慌忙撿起一張,讀了幾句,立刻拜倒在地:“兄長,請你看在結義之情,收留之恩,對干媽孝敬之義,放過兄弟吧。”

        “你不必拜我,對著武松拜,問他能否放過你!”

        凌中看李逵指著松樹,也不敢怠慢,立刻對著松樹磕頭,李逵從腰間抽出板斧,從后將凌中殺了。

        用凌中的血在松樹下圍了一個圈,跪下道:“武松,是鐵牛冤枉你了,這小人也殺了,算是給你出氣!”

        他說完,用樹葉將板斧上的血跡擦干,徑直下山,回到凌中家。

        “娘親,我們走吧!”

        “鐵牛,我們要去哪?凌中呢?”

        “殺了!”

        哐當,老婦手中的碗筷掉了,驚道:“你為何殺了他?”

        李逵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老婦嘆道:“哎,你這個莽孩子,你說,我們該到哪里去?”

        “本來在這里去投靠武松最好,可他自己也犯了事,不能照顧我們,鐵牛聽聞山東‘及時雨’宋公明十分仗義,可惜他是個押司,是官門中人,鐵牛犯了事,投奔他也是不妥,現在想來,唯有到滄州,投靠‘小旋風’柴進,他為人仗義疏財,應當會照應我們。”

        李逵拿了一張床單,將母親吃剩的肉食包作一團,系在腰間,背起母親,挽了包袱,在凌中的家里放了一把火,朝滄州投奔柴進而去。

        武松跟李逵分別了,走進藥王廟,看著驚魂未定的兩父女,笑道:“黑大漢走了,沒事了。”

        “都頭,聽那黑大漢所言,他并非歹人,只是受了人蠱惑,是我們父女連累你了。”

        “大丈夫做事,做了便做了,有什么連累不連累的,走吧!省得有人追來,徒添殺孽。”

        “菩薩!”

        李巧奴指指地上的藥王菩薩,武松會意了,將菩薩像搬回神壇放好,李巧奴用手絹將兩個饅頭抹干凈,重新放在神壇前。

        武松看饅頭十分精致,拿了便吃,竟然十分美味,李巧奴嘴角一掀,武松把剩余的一個遞給她:“你要吃?”

        李巧奴臉上一紅,搖搖頭:“你吃!”

        武松把饅頭吞了,自言自語道:“你不愛說話,以后媒婆怎么跟你提親,難道是點頭就答應,搖頭就不答應么,要是覺得還可以,有待觀察的,怎么說”

        李巧奴聽了,芳心大亂,低著頭,跟著武松身后,有了李巧奴指引,回去的路好走了許多,酉時便回到酒館。

        “都頭,你回來了,小人想死你了!”

        一名行者跪倒在武松面前就拜,武松一看,不是別人,正是曹正。

        “兄弟,你什么時候脫獄的?”

        “都頭抓了高聯出去,獄卒都跟了出去,小人心想,官府無道,牢房里的大多是窮苦人,就將大伙都放了,也趁亂沖了出去。”

        “由于都頭大鬧陽谷縣,縣內戒備森嚴,出不了城門,小人只得繞過豹頭山,走多了一天的路程才出來了,半路上遇到一彪人馬,問了,原來是陳清大哥,他告知小人都頭在這里,便來尋找。”

        “兄弟,孟林找回來了么?”孫二娘走了出來。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65188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十一选五上海走势图 上马麻里子喷奶原理 股票市场行情 刮刮乐怎样用微信兑奖 血流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 山西快乐十分彩票开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 网球比分网球探 广东南粤风采26选5开奖结果 免费打麻将游戏 陕西快乐十分直播现场 股票涨跌买卖点规律 天星山西麻将手机版 三分彩走势 台湾麻将规则 河北快3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