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冥婚

第二百三十五章 冥婚

        “都頭!都頭!”有人敲門了。

        武松不作聲,聽得一人說道:“我都是那廝已經睡了,進去把他做了!”

        武松心道:“奇怪!孟郊說我是他救命恩人,孟林也看不出有什么異樣,怎么就要把我做了!好,我便看看你們有什么把戲!”

        “好酒!好酒!”

        武松大聲喊道,嚇得門外兩人不敢作聲,良久,有一人惴惴道:“都頭,你睡了么?”

        “真是好酒!喝得我醉醺醺的,越醉越好,當日便是喝醉了才上景陽岡打虎的,老爺是醉一分便有一分殺人的本領,醉十分便有十分殺人的本領!”

        門外兩人聽了,嚇得連忙逃跑,哪里還敢造次,武松輕輕推開窗門,跳了出去,在后面跟著兩人。

        兩人一直跑到一個房間外,敲了幾下們,房門開了,便閃了進去。

        武松看得房間后有一顆歪脖子樹,樹干延伸到房頂,便繞到房子后面,爬上樹,到了屋頂,揭開瓦片,往里面一看。

        不由得心中一怔,只見里面除了孟林,孟郊,和幾個徒弟,還有兩名漢子,一人滿臉烏黑,就是那黑面神凌中,一人臉色蠟黃,是說要帶他去領賞的人。

        “怪了,這兩人在大街上做一場戲,到底是為了什么?”

        只見孟林踱著步搖頭道:“這可怪了,今日的酒水都下了迷藥,武松那廝怎么會不迷倒呢?”

        “師父,是不是他事先吃了解藥?”孟郊說道。

        “解藥?我們的計謀天衣無縫,他怎么知道我們害他,又如何會事先吃了解藥?”

        武松更加奇怪:“他們到底有什么計謀,如何的天衣無縫?莫非自從遇到李巧奴之后,便是墮入圈套,可我從來沒來過這里,不會跟他們結怨,真是令人費解,嗯,孟郊不是孟林的侄子,而是他徒弟,自然也不是清河縣獵戶了,待我查個明白。”

        “師父,也不必多想了,待會再灌那廝喝幾碗迷藥,加重點分量,若然不能將之迷倒,也不要想著活捉他了,在少爺大婚時,讓那賤人給他敬茶,酒中放了鳩毒,任憑他有通天本領,也要斃命。”

        孟林點點頭,武松聽了一陣,也沒聽出再有什么事情了,便從樹上慢慢爬了下來,他不愿意立即將房間里的人殺了,他是要知道孟林為何要害他。

        武松想到蘇全說過,迷藥大多是用西域曼陀羅制成,解藥用甘草便可,孟林是大夫,在他家尋找藥房十分容易,武松尋得藥房,雖然不懂藥理,可甘草還是認得的。

        他干脆把一個柜子里的甘草全拿了,回到房間,直接放進口里咀嚼,連渣也一并吞掉。

        亥時到了,又有人來敲門了。

        “都頭醒來了沒有?”

        “醒來了!”

        “師父請你到大堂,少爺的大婚即將開始,讓都頭去喝喜酒。”

        “我知道了!”

        武松推門出去,跟著孟林的徒弟,來到大堂,堂中果然布置得喜氣洋洋,也來了幾十賓客,熱鬧非凡。

        在賓客中,武松看到了李老漢,此刻,他不知道李老漢到底是好是歹,也懶得過去招呼。

        “都頭,請過來說話。”倒是你老頭主動過來找他,武松微微一愕,點點頭。

        “恩人!”孟郊一把抱著武松:“過來喝酒。”

        李老頭看到孟郊,便走開了,遠遠的坐到一張桌子上,武松有點狐疑:“白天的李老頭還是病得厲害,此刻好像已經好了不少,有古怪。”

        孟郊和幾名徒弟輪番給武松敬酒,武松是酒到必干,喝了十來碗,頭上有點熏熏的,心中暗叫:“糟了,我是太過大意,小窺了孟林的本領。”

        孟郊等人看得武松有點虛浮,都露出笑容,準備等他跌倒,立刻一擁而上。

        武松在迷糊間,想到李巧奴的話,說自己有不舒服的,便用懷中那事物噴一下,他立刻從懷里拿出那事物,用力的擠壓,一股淡黃色的煙霧撲鼻而來,嗆得的他猛的咳嗽,可每咳嗽一下,腦袋便清醒一分,最后竟然神清氣朗,連酒氣也沒有了。

        他心中狂喜:“原來今日喝了許多迷酒,沒有倒下,是那事物的功勞,也就是李巧奴救了我,那李巧奴父女不是壞人,事情更加的奇怪了。”

        孟郊等人看得武松將要暈倒,突然又清醒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可哪里敢多言。

        一陣嗩吶聲響起,進來一隊儀仗,兩名徒弟扶著一名臉色蒼白的青年人進來,坐在堂上,那青年人作新郎官打扮,估計是孟林的兒子。

        一名徒弟蹲下去,替他脫掉鞋子,放在地上,抬起他的腳,放在椅子上,長袍遮擋了,好像沒有腳一般,武松看的奇怪,也不管孟郊等人了。

        一陣爆竹聲后,一名肥大的媒人婆背著一位嬌弱新娘子進來,新娘子用紅包遮了臉面,看身材窈窕,應當長得不錯。

        武松心道:“這明明就是孟林兒子的大婚,為何會在婚宴上殺我?嗯,估計是讓我掉以輕心。”

        武松想通了這一層,又道:“這里都是尋常賓客,我也不在堂上鬧事,恐防傷了無辜。”

        媒人婆扶著新娘子拜了天地,武松看著精準,哪里是新娘子拜天地,明顯是媒人婆按著她的頭行禮的,新娘子并非自愿。

        他更加奇怪,一般習俗,大婚,一定是新娘和新郎一起拜天地的,怎么只有新娘一人拜呢。

        最后應當是夫妻對拜,卻是新娘對著新郎拜,武松心道:“估計是新郎和新娘的地位懸殊吧。”

        行完禮,新娘給孟林敬茶,孟郊一拉著武松過去,讓他坐在新郎旁邊,接受喜娘的敬茶。

        武松看了一眼新郎官,只見他臉上涂滿了脂粉,比女兒家還要貪圖裝扮,兩個眼睛卻是如死魚般,呆呆看著天空,武松對著他說一聲:“恭喜了!”,他也是沒有回答。

        突然武松心中一愕:“不對,這人不是活人,活人的眼珠不會是那樣的,這是冥婚!”

        武松再扭頭看看新郎官,只見他嘴巴輕輕張開,不能合攏,眼睛也是不能轉動,臉上沒有一點神情,他肯定,這新郎官是死人。

        “都頭,新娘子敬茶了。”

        武松伸手去接新娘子的茶杯,新娘子那晶瑩剔透的小手輕輕的搖了兩下手指,“不喝!”

        她的聲音極低,也只有武松能夠聽到,武松不知她是何人,點點頭,袍袖一擋,將茶潑入袖口。

        哐當!

        他一把將茶杯摔下,全身顫動,往地上一倒,喊道:“有毒!”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63540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牛彩网 街机模拟器pc版 免费大众麻将游戏 29选7走势图2009 欧美av有哪些系列 捕鱼来了娱乐网站 广东麻将鸡胡 快乐十分奖金表格 秒速牛牛计划 麻将二八杠都是什么牌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今天 南波杏作品封面番号 龙王捕鱼游戏下载 四川欢乐麻将血战到 澳洲幸运5开奖是真的吗 郑州按摩 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