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武松要跑路了?(求自動訂閱么么)

第一百八十四章 武松要跑路了?(求自動訂閱么么)

        小紅走出了巷口,唱著歌兒,在長街上四處亂逛,沒有半點去市集的意思。

        她到餛飩鋪吃了一碗餛飩,跟東家的老婆扯東扯西的聊了起來,若非東家老婆要招待客人,估計兩人能聊上三天三夜。

        凌教頭為人隱忍,不動聲色,找了個合適的地方,把她們聊的“何媽媽家的母豬生了八條小豬”,“趙媽媽的丈夫在外面養了個小丫頭”,“張三的兒子不是他親生的”,“李四吃飯的時候咽著了”,總之整個東京城的小事,都記錄一番。

        小紅看東主的老婆忙去了,百無聊賴,只好結賬走了,進了一間綢緞鋪,“東主,請你夫人出來。”

        凌教頭方才才記錄了幾十件婆媽之事,眼看小紅又要找另一個婦人說長道短,不禁罵道:“嘿,想我堂堂一個八十萬禁軍教頭,竟然做起了這等事情,真是晦氣!”

        “小紅姑娘,拙荊到娘家了,你改日再來找她聊天。”

        “誰要找她聊天了,我要買些布料做些貼身的衣物,你來招待合適么?”

        “哈哈,我以為什么事情,你看我胡子都白了,孫子都要討老婆了,還有什么的....”

        小紅就跟東主大聊做一件什么式樣的褻衣,是有緞帶的,還是圍在后背的,聊得不亦說乎,東主簡直成了婦女之友,及后來,小紅聊得開了,竟然還跟他聊到近來天葵不定時,該怎么辦。

        “晦氣,晦氣!看來這一個月都不能賭錢了!”

        凌教頭嗜好賭博,凡是賭徒最講彩頭,他每次賭博前,都要跟家中的妻子妾氏分房睡覺,他隔三差五的就要賭幾手,令夫妻生活十分不和諧。

        可恨的是,小紅跟東主聊了許久,終于還是沒有買任何東西,東主一臉晦氣,小紅若無其事的到了一家賣豆腐腦的。

        “小紅姑娘,今日的豆腐腦很好,跟你臉蛋一樣滑膩。”豆腐西施招呼道。

        “我今日不是來買豆腐的,想借茅廁一用。”

        “噗!死丫頭,去吧,去吧!”

        凌教頭尷尬了,小紅要去茅廁,自己是去還是不去呢。

        “客官,我們的豆腐腦很好,買一碗來吃吧。”

        凌教頭咬咬牙,低著頭說道:“不要說一碗,買十碗也可以,不過要借寶號的茅廁方便一下。”

        “我這里沒有茅廁!”

        “方才那姑娘不是上了茅廁么?”

        “你一個大老爺們,竟然跟蹤姑娘家上茅廁!”豆腐西施一叉腰,扯開嗓子就罵起來:“看你長得雄壯,竟然是一個下流胚子,你當這里是青樓么,買幾碗豆腐就想占老娘便宜.....”

        “直娘賊,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做這等齷齪之事....”

        “不要聲張,他好像是太尉府的禁軍教頭!”

        “怎么了,禁軍教頭就可以隨意調戲良家婦女了么,這里可是天子腳下!”

        圍觀的人幾乎把凌教頭祖宗十八代都罵個遍,凌教頭尷尬到極點,突然心中一驚:“糟了,那丫頭到了茅廁許久,為何還沒出來!”

        他一步搶進去,直往店鋪里面走去。

        “太尉府凌教頭,要到茅廁窺探少女如廁!”一下子群情洶涌。

        凌教頭也顧不得許多,找到茅廁,一腳踹開,里面哪里有小紅半點蹤跡,他嚇出一身冷汗,虧得為人沉著,看得形勢混亂,必須速戰速決。

        蹭!

        他拔出腰刀,放到豆腐西施脖子上,狠狠道:“方才的姑娘呢?”

        “后門....這里有后門!”

        凌教頭飛似的往后門跑去,心中暗驚:“那丫頭十分狡猾,故意到一些無關緊要的地方,令我迷糊,尋得機會逃遁,看來事情不簡單!”

        豆腐西施也嚇得癱坐在地上,從此往后,東京城便多了一個色膽包天的登徒子,就是凌教頭了,他如何光天化日之下,強闖茅廁,對妙齡少女大加非禮,還要殺人滅口,這故事越說越傳神,弄得全城的少女去如廁都要身上藏了利刀,兼且父母陪同。

        凌教頭從后門跑了出去,四處張望,哪里有小紅的半點蹤跡,他驚出一身冷汗,自己堂堂一個教頭,跟蹤一個少女,竟然失敗,以后在太尉府勢必成為第一大笑話。

        被笑話算是小事,恐怕這個教頭也是不能做了,一個丫頭都管不住,怎么管教八十萬禁軍。

        他心中惶恐,在大街上發狂的亂跑,尋了約莫半個時辰,他心如死灰,知道自己是被小紅甩開了,突然柳暗花明,在前面轉角處人影一閃,是小紅。

        他以鷹眼著稱,豈會看錯,驚喜交集,立刻沖了上前,只見小紅進了一間生藥店,他震懾心神,靜靜聽著小紅的動靜。

        “掌柜子,我家主人跟友人切磋刀藝,受了傷,要些刀傷藥。”

        凌教頭聽了大喜:“這受傷的定然是那背著包袱的矮個子。”

        “另外主人的友人覺得自己勝了我主人,一時得意忘形,連斗了十余人,以至于受了內傷,不知道該吃點什么藥,請掌柜子代為調配。”

        凌教頭聽了更加歡喜:“原來陳松那廝受了內傷,不過也十分正常,他一人闖了四關,斗了我們五大教頭,豈能不受內傷。”

        小紅把藥物放到菜籃里面,匆匆離開生藥鋪,徑直來到一條小巷,左顧右盼,看了許久,才閃進去,在一間屋子門上三長兩短的敲著。

        過了一陣,門打開了,冒出一個干瘦的腦袋,他四周看了一下,才示意小紅進去,凌教頭施展輕功,上了屋頂,揭開瓦片。

        里面十分簡陋,一張桌子,兩把椅子,顯然尋常沒有客人來訪,那干瘦男人對著小紅行禮。

        “多虧李姑娘仗義相救,小人才得保性命,小紅姑娘來此,是否李姑娘有吩咐?”

        “就不知道你能否做到。”

        “小人的性命是李姑娘的,最多是不要了,有什么不能做。”

        “李姑娘有兩位好朋友,都受傷了,今晚要離開東京城,你知道現在宵禁,城門又有重軍把守....”

        “小紅姑娘放心,今晚子時,小人來別院接人。”

        “有一個為難的事情,別院門口也有官軍把守。”

        “這個簡單,小人便要他們今晚都乖乖的睡覺。”

        小紅嫣然一笑,舒了一口氣,悄悄離開了屋子。

        “原來今晚那廝要跑路!”凌教頭待小紅出了巷口,又繼續跟蹤。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54978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载 紫金矿业股票行情 长沙麻将实战技巧100例 青海快三基本走势图表 3分pk10冠亚军有什么技巧 rki系列那几部最好看 股票指数下跌 二分彩综合走势图 微乐江西棋牌南昌麻 安徽十一选五玩法开奖结果 活塞vs湖人第七场比赛 最近涨幅较大的股票 辉煌棋牌大全 河北快3三不同三组遗漏一定牛 秒速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同城南昌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