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窈窕淑女

第一百七十五章 窈窕淑女

        東京城,長街上,高俅坐在馬背上,思前想后。

        “林沖武功未逢敵手,跟陳松相比,也輸了三分,說一聲,他武功冠絕天下,也是不為過,此人性子暴烈,不是隱忍之人,也不是江湖上的新手,不可能無半點聲名,看來陳松定然是假名!”

        “此人好勇斗狠,仇恨記得極深,今晚一定要將之擊殺,不然定會成為心腹之患。”

        “今晚東京城鬧得滿城風雨,一定要把事情掩蓋了,不能讓皇上知道,太尉府竟然讓人來去自如,我是東京城的定海神針,若給皇上知道此事,從此難再獲得信任。”

        “報!”一名士兵匆匆趕來,跪在馬前說道:“稟太尉,陳松連闖西門兩次,王教頭將之擊退!”

        “哼!”高俅狠狠的說道:“什么將之擊退,他有何本事,估計是連弩之功。”

        “報!”又一名士兵跪在馬前道:“稟太尉,陳松想從東門闖過,給王教頭擊退!”

        接著南門和北門的士兵也來報告,如出一轍,高俅不禁仰天長笑:“你們回去,給各自的教頭說,既然將陳松輕易擊退,為何不將之擒獲!”

        四名士兵面面相覷,只好回去將高俅的話轉達,嚇得四名教頭幾乎當場暈倒。

        林沖帶了士兵來到,躬身道:“稟太尉,小人在長街上遇到陳松,與之交戰,他敗退,小人從后追趕至相思橋,無奈后面士兵落后太遠,陳松有兩人,小人一人難以抵擋,士兵趕到時,讓他逃逸,請太尉降罪!”

        高俅嘆了口氣,說道:“這也不怪你,他的本領本官見識過,馬上作戰,他非你敵手,地上作戰,他勝你三分,不要說你,估計天下也無人能敵過他,此人斷斷不會是無名之輩,你跟江湖上人相熟,便查探一下他的底細。”

        林沖心中一凜:“高俅果然厲害!竟然猜出武松用的是假名。”

        “太尉,東京城已布下天羅地網,定然能將之擒獲,到時交給小人審問,定然知道那廝是何許人也,在小人心中卻是有一人物,但不敢肯定。”

        “哦,說來聽聽。”

        “小人聽聞江南有一亂賊,名叫方臘,也是使一長棍,武功高強.....”

        “不錯!不錯!定然是那廝!”高俅在馬背上一拍,恍然大悟。

        其時方臘在江南作亂,聲勢極大,后攻占了五十三座城池,風頭一時無兩,是宋徽宗心中的一根刺,曾暗地里派人暗殺,無奈都因他武功太高,沒有成功的,林沖此時將矛頭引向方臘,高俅立刻以為然。(有書說方臘是明教創教教主,作者菌認為,要是追索,應該是矛子元,他創立的三元教才是明教的前身,及后的白蓮教,也是同出一轍,這里不考究,僚佐趣聞。)

        “林教頭,你暗中下命令,今晚太尉府之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有一人泄露,你便殺一人,有一萬人泄露,你便殺一萬人!”

        高俅心中十分惶恐,要是讓皇上知道方臘竟然在自己府上出現,這個罪名可大了,他是皇帝身邊紅人,地位僅次于丞相蔡京,自然有不少政敵,這一筆可是能夠大作文章的。

        “小人領命!”林沖心中高興,武松名滿天下,高俅若是懷疑,很容易查出來,現在把矛頭指向方臘,他便不敢去查探了。

        “報!”

        追趕武松的十七名馬軍回來了,領頭的稟報道:“稟太尉,小人率領馬軍追逐陳松,將之趕回此處,半路他棄馬而去,在大街某處撿獲他使用的長槍一支,請太尉定奪。”

        “你帶我去看看!”

        “諾!”

        馬軍頭領在前面引路,帶著高俅等人來到撿獲長槍的地方,高俅下馬仔細觀察,說道:“江湖中人,好義氣,陳松的一名同伙受傷,他定然不會放棄,你們在這附近搜查,看有沒有血跡。”

        “諾!”

        馬軍頭領帶了五十人,四處搜查,很快就有人回報:“稟太尉,在一小巷處發現血跡,一路延伸,到一別院處停止!”

        高俅心中大喜,連忙道:“那廝定然藏匿在別院內,快帶路。”

        林沖聽了,也不驚惶,心中坦然:“若然武松果真躲藏在那,我便先下手為強,挾持了高俅,就算丟了性命,也要救武松出去!”

        武松隨著李師師到了輕紗帳內,回到自己的座位,想到方才的廝殺,恍如隔世。

        “大哥稍后,師師為你準備酒食。”

        武松看著這場景,跟自己昨晚離去的時候并無二樣,只是鳳尾瑤琴的斷弦已然續上,想到那旖旎風光,不禁怦然心動。

        一陣如蘭般的清幽傳來,李師師進來了,她捧著托盤,上面放了三道精致的美食,還有一個翡翠玉壺,里面飄逸著醉人的酒香。

        “好酒!里面有竹葉的清香!”

        “大哥果然是懂得品酒的人,這酒是用新長的竹葉釀成,裝在新鮮的竹筒內,喝起來帶著陣陣的竹子香味,竹子是君子,這酒就叫君子酒。”

        “好名字!”武松拿起酒壺,也不用杯子,便往口中倒去,李師師輕笑著,把玉手放到武松嘴邊,擋住了酒壺。

        “大哥,這酒不是那樣喝的。”

        武松感到唇邊一陣溫潤,忍不住在她手背上輕輕一吻,柔聲道:“請師師賜教。”

        “《詩經》有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喝君子酒自然是有淑女才能高雅。”

        “師師便是淑女,你若不是,世間就沒有淑女了。”

        “噗!”李師師半坐在地上,輕輕依靠在武松懷里,嬌笑道:“那師師便充當君子的淑女了。”

        李師師微微揚起頭,粉嫩的脖子凝脂如玉,胸部乖巧的挺著,嬌澀無限,她朱唇微張,皓齒如雪,翠綠色的酒緩緩從玉壺倒出,如九天銀河飛濺,美酒在小嘴內漸漸溢滿,順著嬌唇流到脖子上,她肌膚滑膩,容不得酒水有半點的停留,最后匯聚到翠綠色的抹匯處,沿著白玉般的胸脯隱沒了。

        武松看得喉干舌燥,一顆心懸在喉嚨上,李師師嬌翠的雙唇一合,俏臉貼在武松的脖子上,慢慢蜿蜒而上。

        他的嘴唇越發干燥,喉嚨似火般燃燒,他急需清水來澆滅,在他嘴唇將要裂開的時候,恰如其分的一陣溫濕的幽香給了他滋潤,便像久雨逢甘露,香甜如蜜的清酒伴隨著細滑溫柔的送入。

        美酒立刻滋潤了他如火的喉嚨,他也乖巧的捕捉了那細滑溫柔,美酒太過誘人,他貪婪的沿著酒的路徑尋去,李師師也沒有吝嗇半分,將溫柔獻出都怕未夠。

        李師師的呼吸越發綿密,在武松懷中輕吟淺唱,武松情難自控。

        “咕--咕--”

        “噗!”

        李師師嫣然一笑,泛紅的臉蛋離開了武松的熱唇,用芊手夾了一塊酒釀鵪鶉放入武松口中,武松這輩子從未吃過這般美味。

        吃得幾口菜肴,他肚子有了溫暖,眼光隨著李師師的身子游蕩,在她潔白的裙子外,裸著一對如白玉般的小腳,盈盈可握,隱約看到淡淡的脈絡,就像兩塊令人愛不惜手的水晶。

        啪!

        武松在地板上重重拍了一下,李師師嬌笑道:“地板惹惱你了?”

        “不錯,它竟然吻上了你絕世無雙的小腳,我氣惱它!”

        “噗!癡人。”

        李師師輕輕抬起左腳,嬌笑道:“替我穿上。”,她狡默的從背后拿出一對粉紅色的鞋子,上面繡著一朵嬌翠的蓮花。

        武松把她的小腳放在手心,鞋子遲遲未能套進去,他不舍遮擋了那無雙的美景。

        “癡人,看夠了沒有?”

        “沒有!”

        “噗!”

        嘭--嘭--嘭!

        一陣粗暴的拍門聲便如清水中潑如濃墨,令人煩厭不已。

        “開門!開門!高太尉前來抓拿逆賊!”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5292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三国战记单机版下载 单机游戏四人麻将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表 秒速时时彩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 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 上海快3开奖公告 下载广东十一选五 广东时时彩 幸运农场水果版app 一波中特期期公开验证 南京麻将下载免费版 贵州快3一定牛下载 青海11选5全天开奖号 多乐彩 上海垃圾胡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