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九十一章 清水出芙蓉(為心中有座墳住著未亡人加更)

第九十一章 清水出芙蓉(為心中有座墳住著未亡人加更)

        陽光從小小的氣窗羞澀的爬進來,灑落在水面上,掛起一道彩虹,調皮的霧氣尋著陽光往上飄蕩,彩虹下映著潘金蓮的倩影,如同洛水仙子,凌波微步,顧盼生姿。

        潘金蓮看呆了,她從來沒有正面的一覽無遺看過自己的果體,原來是那么的美艷不可方物。

        “看你落得標致,就算是女人見了,也會心動。”

        王婆的話不斷的在她心中縈繞,她當真是心動了,不知是酒意還是癡迷,心中涌起微微的悸動。

        她伸手抓起一把草木灰,便往胸前抹去,可手未曾觸及兇脯,立刻收住:“這烏漆漆的臟物抹在身上,豈不是玷污。”

        她連忙舀水洗去手上的黑烏,伸手從一個盒子里面拿出兩塊平素不舍得使用的胰子,一塊是桂花胰子,一塊是玫瑰胰子,到底應該用哪一塊呢?

        “叔叔說我是‘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既然在他心中,我是白璧無瑕的,自然要用桂花胰子了。”

        桂花胰子輕柔的抹過肌膚,留下淡淡的幽香,她閉著眼睛,聞著那醉人的花香,突然一陣酸楚從心底涌現。

        “我這身體縱然有千般美,萬種風情,卻又有誰憐惜,要那么醉人的幽香干什么呢?”

        柔滑的桂花胰子滑過皓腕,觸碰到一點的疙瘩,像針刺一般,她微微蹙眉,那是早上做早點給燙傷的,她無心再往身上涂抹了。

        呆呆的看著倒影,水中的果體,仍舊是那么的美,她不禁嘆了口氣,幽幽說道:“你饒是再好看,又能給誰看到呢?”

        噗通!她的心一陣悸動:“不,我的身體已經給他看過!”

        潘金蓮想到在牢房里面,武松為他敷藥,兩腿間最私密的地方在他眼前表露無遺,在房間他替自己涂抹蘆薈,大腿也是讓他看個精光。

        她不自覺的低頭看著大腿上武松曾觸摸過的地方,忍不住模擬著他的力度,輕輕揉按,可永遠無法模擬得出來,那股柔中帶剛的力量。

        “他也只是看到我身體的一部分,他能想象到其他部分竟然有那么動人么?”潘金蓮呆呆的想著。

        武松在縣衙內審問盜賊,那些都是小嘍啰,說來說去,也是差不多,不覺感到煩厭,便交給張龍趙虎去辦,自己信步走出縣衙,到外面透透氣。

        不知不覺走到“武大郎燒餅”,看到武大郎正坐在榕樹下聽著說書,聽到精彩之處,不禁滿心歡喜,手舞足蹈,活像一個小孩。

        他心中微微一笑:“我還是去找嚴方,問問他大哥的病情,早日醫治好了,生個頑皮的小孩,也是這般模樣,只要身高不像便可以,不過嫂子基因強大,估計小孩也是俊俏。”

        想到潘金蓮,不禁心中一緊,又想到今日早上起來竟然看不到她,有一股莫名的煩躁,“呼!”,他長長吁了一口氣,不想進入店鋪,看了潘金蓮徒添愁緒,徑直往紫石街走去,想回家拿點銀兩,再去找嚴方。

        “二郎叔叔,二郎叔叔,我的老虎風箏像不像你在景陽岡打的吊睛白額虎!”

        一名放風箏的小孩拉著武松的衣角,調皮的說道,武松一看,原來有三四名孩童在放風箏,空中飄著一個黃色的老虎風箏,一個紫色的蝴蝶風箏,還有一個胖娃娃風箏,十分的得意。

        “你的老虎風箏比景陽岡上的吊睛白額虎厲害多了,你的會飛天,我是無論如何也打不了的!”武松打趣道。

        “小三兒,你聽到沒有!”那小孩得意的說道:“爹爹說,二郎叔叔說的話從來不會錯,他說我的風箏厲害,自然比你的蝴蝶風箏更加厲害了!”

        “二郎叔叔說你的風箏比吊睛白額虎厲害,沒有說比我的蝴蝶風箏厲害!”小三兒不忿道:“而且我的是蝴蝶,蝴蝶在天上自然比老虎厲害,老虎只是在地上厲害一點。”

        “如果你的蝴蝶厲害,就不會掉下來,要央求武大娘子替你去撿,還用叉竿打了西門大官人的頭!”

        嗡!小孩的這句話震得武松頭昏腦漲:“潘金蓮的叉竿打了西門慶的頭?難道《水滸》里的事情,竟然無法阻止!”

        “哼,你還害得武大娘子被西門大官人責罵,害怕得跑回家!”

        “不是!賴皮小六哥說了,西門大官人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武大娘子,心肝給勾走了,魂魄也隨著她回家了,所以武大娘子沒有害怕,是她比西門大官人厲害!”

        “小三兒,你說什么?西門慶隨著武大娘子回家了?”武松心煩意燥,竟然聽得不是很完全,小孩子也是口齒不清,看著武松發怒,心中害怕,便順著他意思說道:“回去了,都回去了!”

        “哇!”武松一聲狂怒,邁開長腿,飛似的往家里走去。

        “二郎,十分光成了!”王婆看到武松連忙跳出來邀功,武松強忍著憤怒,冷冷道:“你說的可是挑情潘金蓮的那十分光?”

        “自然是!”

        “潘金蓮呢?”

        “已然回家,估計是春情蕩漾了!”

        “我收拾了她,再來找你算賬!”

        幾句話便引來一場誤會,武松心中想的是《水滸》里面王婆替西門慶說潘金蓮的十分光,王婆想的是,武松進屋跟潘金蓮廝混完,回來報答自己。

        武松大步走到屋前,雙手一推,大門紋絲不動,外面沒有上鎖,就是里面反鎖了,要沒有私情,光天化日,為何要反鎖。

        武松怒火難抑,一招“雙龍出海”,兩個沙煲大的拳頭打在大門上,咔擦,里面的門閂立即折斷。

        哐當!

        浴室傳來一陣慌亂的噪響,武松如下山猛虎般沖向浴室,刷,他一把拉開門口那遮擋的花布,頓時霞光耀眼。

        淡淡的桂花香縈繞著潘金蓮那白玉般的酮體,她慌得立刻搶過換下的衣服擋在胸前,卻鬼使神差的生了一個念頭:“我不是想讓他好好的看一下么!”

        衣服隨著意念從手指上滑下,透過凝脂般嬌柔的肌膚,悄然無聲的落到地上,武松眼前站立著俏怯怯的潘金蓮。

        晶瑩的水珠從她秀發上落下,滑過春筍般的傲然挺立,在那四月芳菲盡處,山寺盛開的桃花般粉紅凝聚而下,在翠玉般的小腳旁濺起帶著幽香的花朵,兩條玉腿緊緊靠立,竟然沒有一絲間隙,除了應當有的地方。

        武松的喉嚨開始焦躁,眼睛變得貪婪,怎么看也不能把這美景盡收心中,沸騰的血脈,緊繃的肢體,訴說著潘金蓮到底有多美,他到底有多么渴求。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44542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东方6+1中奖规则 麻将来了有几个版本 排列5倍投中大奖 世界杯篮球即时比分今天 街机电玩捕鱼平台 棋牌游戏送金币? 福彩18选7开奖查询 36选7中奖规则 福利福彩开奖查询结果 吉林快三算法 体彩7星彩怎么算中奖 快船vs鹈鶘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欢乐斗牛棋牌下载 澳洲幸运10计算公式 长春站街女绿化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