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說網 > 穿越之最強武松 > 第五十六章 美食蛇咬雞

第五十六章 美食蛇咬雞

        “嗯,豹頭山的事情,我也早有所聞,只是這山地處陽谷縣和清河縣交界,要是由陽谷縣派兵討伐,定會令清河縣知縣有微詞,甚是不妥,須得從長計議。”

        武松也是精明的人,豈能看不出知縣說的“從長計議”就是“以后不提”的意思。

        “恩相,話雖如此,要是由陽谷縣把賊寇擒拿,一定會令上官贊許,恩相英明也更深入民心!”武松決定給他戴帽子,所謂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希望能一時激起他的豪氣。

        知縣卻是一個萬年老油條,他把手中香茶一放,說道:“陽谷縣官軍不多,難以抗衡,待我發一公文,跟清河縣知縣商量一下吧。”

        古代把茶一放,就是送客的意思了,武松豈有不知,他心道:“為了百姓,為了義氣,我便佯作不知,最多令相公心里罵一句‘不識大體’罷了!”

        “恩相,小人斗膽,愿意聯結鄉間游勇,不用驚動縣衙一兵一卒,仍舊是掛了你的名頭,去把豹頭山給平定了,還百姓安寧。”

        “武松,你真是糊涂!”知縣在桌上一拍,香茶賤了滿桌,武松立刻站了起來,不敢再說下去。

        知縣稍稍緩氣,武松是他的愛將,自己送金銀珠寶上東京也只能靠他,只好強忍了怒火,語重心長的說道:

        “都頭,你是志誠君子,可并不懂得為官之道,既然也是自己人,本官便與你說了,為官之道,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豹頭山盜賊甚是難纏,往年清河縣也曾派人圍剿,未能成事,反倒給那群盜賊攻到縣衙前,也是陽谷縣派兵才解圍了,狼狽不堪,幸好這事沒有驚動上官,不然大家的烏紗難保,自此官軍也沒有去招惹他們,他們也沒有僭越,大家相安無事。”

        “本官知道你神勇,可雙拳難敵四手,以你一人之力,怎能抵擋一二百賊寇,鄉間游勇,只是烏合之眾,豈堪重用,反倒妄自丟了卿卿性命,這事休得再提,明日退堂后,再來這里,我把夫人的事情詳細給你交代,你走吧!”

        知縣大袍一揮,徑直轉入屏風,那里是他跟夫人閨房之處,武松是不能進去的,只好長嘆一聲,走出大堂,由縣衙口走出去。

        “都頭!”

        武松剛踏出縣衙門口,給人從后面攔腰抱著,一看,原來是烏鴉,他更是尷尬,自己答應要替烏鴉搶回白玉的,現在難道他就來催促!

        “烏鴉叔父,方才知縣相公并不允許我攻打豹頭山,可答應你的事情,武松就算拼了這條性命,也要做到!”

        武松一諾千金,心想,既然知縣不允許,我只好自己一人一棒,直上豹頭山便是,大丈夫,有何懼焉!

        他主意已定,站在原地,等候烏鴉埋怨或者責罵,可烏鴉并沒有責怪他,應該說是無視他,烏鴉放開武松,雙手背在身后,抬頭看著縣衙大門,口中發出“嘖嘖”之音,他根本就沒聽到武松在說什么。

        “武都頭,做我們這個行當的,老祖宗有家訓,生不入官門,死不入地獄,可我現在改邪歸正,真想進去縣衙,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樣子的!”

        武松看著烏鴉那如同小孩子渴望糖果一樣的眼神,不禁莞爾,他一把拖著烏鴉的手,大步走進縣衙。

        烏鴉站在公堂之上,指著地下,笑道:“武都頭,你可知道,午夜夢回,我經常夢到自己便趴在此處!”

        “你夢到自己趴在地上?”武松覺得十分好笑。

        “那自然,我們這種人能進縣衙,一定是給抓了,這塊地板,上面趴的都是犯人,我就無數次夢到自己在這里給兇神惡煞的衙差棍打!”

        “按你說法,這里是你的噩夢,沒什么好看的!”武松心情低落,也不想應酬烏鴉,把他拉出了縣衙。

        “都頭今日若無事,便到我茅寮,把母雞殺了!”烏鴉狠狠的咬著牙,從牙縫里憋出字句:“喝上三大碗酒!”

        武松看著他要大方卻是心疼得要命的神態,不禁覺得十分滑稽,他生性不喜跟吝嗇的人交往,當下也是十分煩躁,只得勉強笑道:“事情本來是有的,現在也沒有了,可我還是想回家,謝過叔父了!”

        “都頭!”烏鴉雙手緊緊抓著武松的肩膀,眼睛圓瞪,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請你吃我家的老母雞,是我經常抱著不舍得殺的老母雞!”

        “哈哈哈,有雞吃,正好,算我一份!”一位短小精悍的漢子走來,背上掛了一個白色的布袋,武松認得他正是楊舒。

        “我是請武都頭吃雞沒有說請你,你要去可以,自己帶上肉食,米飯我那有,收你五文錢!”

        “你是武都頭的朋友么?”楊舒十分狐疑的看著吝嗇鬼烏鴉。

        “自然是!”烏鴉得意的說道,武松沒有否認,楊舒見多識廣,也不以為意,哈哈一笑道:

        “這位兄臺,你有老母雞,卻不懂得吃,要是算上我一份,保證能令你吃上天下最美味的老母雞!”

        “哼!吹牛誰不會,你這種江湖騙子休得在老爺面前賣弄,我可是你的老祖宗呢!”

        “賣不賣弄待會自有分曉,若然你吃了我親手炮制的老母雞,仍然覺得不過如此的話,我賠你五兩銀子!”

        “十兩!”

        “十兩就十兩!”楊舒說完,跟烏鴉,一人挽著武松一條臂膀,便往北山走去,武松一來盛情難卻,二來對楊舒的所謂特制老母雞十分有興趣,他本來對烹飪也是情有獨鐘的,未穿越前,凡是有不開心的時候,便躲進廚房,燒一道美食,心情便暢快,也就欣然同往了。

        北山山腰,烏鴉幾間茅寮前,老母雞慢悠悠的在踱著步,殊不知大限將至。

        楊舒笑著從背上拿下布包,往地上一倒,“媽呀!蛇!”烏鴉一聲慘叫,躲到武松后面。

        “瞧你這漢子,年紀一大把,竟然還會怕蛇!”楊舒鄙夷道。

        “你聽過有烏鴉不怕蛇的嗎?”

        烏鴉的這個反問,楊舒竟然無言以對,眼鏡蛇自然是要吃烏鴉的,可烏鴉只是他的外號!

        眼鏡蛇在地上揚起了頭,緊張的四處張望,楊舒笑道:“都頭請看,毒蛇不會主動進攻,除非是遇到獵物,又或者受到外物的騷擾,這里沒有獵物,只要我們三人對它不加理會,它感到沒有威脅,便會自行離去,這是蛇的習性。”

        武松心中疑惑:“他跟我說蛇的習性干嘛,這人甚是精明,一定有深意,我聽著便是。”

        “都頭請對毒蛇佯作攻擊動作!”

        武松不疑有他,左腳向前一踩,對著毒蛇吼了一聲,“嗖”,毒蛇猛向前一撲,咬向武松,武松反應極快,忙向左邊一讓,躲開了毒蛇攻擊。

        他狐疑的看著楊舒,不明所以,眼角的余光不敢怠慢,斜睨著毒蛇,那毒蛇發出“呼呼”之音,憤怒異常。

        烏鴉早已嚇得躲到了門后,楊舒微微一笑,右手一揚,一點黃色的粉末落在武松身上,武松知道他并無惡意,也不躲閃。

        “都頭,你再去攻擊毒蛇。”

        “都頭,那廝真是你朋友嗎?他一直想你送死!”躲在門后的烏鴉巍顫顫的說道。

        武松掂量著,方才毒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擊,自己也能躲開,現在第二次攻擊,威力一定減弱不少,也沒有半點害怕,反倒像試一下毒蛇的攻擊能力,左手一揚想給毒蛇一個假動作,右手來抓它,顯示一下自己的本領。

        誰知道,左右一揚之際,毒蛇沒有攻擊,反倒后退,那樣子就像遇到了克星,十分惶恐,武松心中一片雪亮,左手一抓,將毒蛇抓住,那毒蛇在他手里,乖乖的不敢動彈。

        “你這藥粉能制服毒蛇?”武松笑道。

        “兩軍交鋒,毒蛇沒有性子,受到驚嚇,無論見到馬,還是見到人,都會亂咬一通......”

        武松了接過楊舒的話說道:“要是有了這粉末,毒蛇便只咬對方不咬我們,可是這個道理?”

        楊舒并沒有回答武松這個問題,反問道:“要是跟賊人對陣,他們都擺好架勢,叫陣出戰,卻是如何?”

        武松一想,有道理,要是雙方都擺好戰陣,按照古代的打法,是應該一人一將的交鋒,那我是步軍,他說馬軍,總不能帶一條毒蛇出戰吧,可楊舒能這般問,一定有其道理。

        “請兄弟賜教!”

        楊舒并不說話,左手一樣,一點白色的粉末落在蛇頭上,那蛇立刻從武松手里掙脫,飛似的奔去,一口咬在母雞的脖子上,母雞亂叫一陣,便死去。

        “你的蛇咬死了我的母雞,請賠銀子一兩,既然母雞死了,便不能做出好菜,剛才的十兩銀子也是輸了,十兩銀子,拿來。”烏鴉老實不客氣的伸出手掌。

        武松笑道:“烏鴉叔父,都算在武松頭上。”

        “都頭,我可沒輸!”楊舒笑道:“你們說沒聽過一道菜,叫蛇咬雞,就是讓毒蛇把雞咬死,然后把蛇跟雞一起烹煮,那美味一試難忘!”

        “哈哈哈,你真是能吹牛,雞給蛇咬死了,身上有蛇毒,還怎么能吃下肚子!”烏鴉罵道。

  http://www.zmegbxb.com.cn/book/13434/644534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zmegbxb.com.cn。ABC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abcxs.com
欢乐生肖游戏规则 河南快3遗漏 英超联赛赛程表1718 网上棋牌黄赌游戏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免费电脑炒股软件 四川麻将5块算账详 北京28正规彩票么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福利彩票 福建36选7走势图新出号码 网上靠谱的赚钱软件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查找 双色开奖结果球 01年雄鹿76人 英超亚洲杯 微乐江西麻将官网 天津快乐十分官网